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我今天一个人散步,狂风把一个橘黄色塑料袋吹得冲进灌木丛里去了,我以为是一个肥壮丰满的橘猫,还想这么身手敏捷是在追逐什么呢!
但是我几乎在一瞬间就意识到我在幻视,我觉得它是一只猫的兴奋和我发现它其实只是塑料袋的失落是同时的,或者可以比喻成是对着一根两米金属管说话,空气传声和固体传声的差别,virtually simultaneous。

这说明什么呢……这不能说明什么。

我之前写那条,傍晚走在街上,风吹一个塑料袋,会让我觉得它像只白狗跟着我走。

那么请问,这个情况下是风比较凄凉还是塑料袋比较凄凉还是我比较凄凉,我觉得这个奖应该颁给塑料袋,毕竟如果我的心情真的很破烂,我会觉得那是我未来堕下的一个死胎穿越时空找我复仇。
当你还有心情同情脏兮兮拖把小狗的时候说明你过得还不赖,当你有闲心把塑料袋当成小狗来同情……

你干脆就是个滥情逼吧

晚风吹着塑料袋,它像只白狗,一路跟着我,走在昏黄街头。

你通体光滑,留不住风

今天用当当云阅读读完了陈奕潞的《住在身体里的人》,一些感想吧。

这本书是2015年出的,那时候我经济不独立,小孩儿一个站在初升高的当口,离开老环境也离开了我赖以生存的一角书屋。高中的书吧似乎从不屑于进非爆款小说。我也不好意思让妈网购,一直拖到今天才发现当当上可以阅读电子书了。

这个作者出道作《神的平衡器》在原创圈里还蛮有名的,想象很瑰丽,精致又宏大,名词漂亮角色有趣,很多好看又邪气的少年,一整个风格像是用孩子明澈的眼瞳去仰望宇宙,巨大的金鱼游曳在星群之中。很多人拿里面一些名词来当网名和个签。
接下来的《秘境之匣》和《2037化学笔记》主题也差不多,小孩子对抗世界的故事,在一个巨大的骗局里去翻天覆地,...

我真受不了我QQ空间了。

发一个“奈保尔去世了”,一半人在点赞,另一半人不知道奈保尔是谁。

如果生活搞得只剩操我和我操,未免也太过江湖气了,狗跳鸡飞沸沸扬扬,不一定是好事。
文明点儿,还得有“想我”和“我想”。

我注册了一个公众号!会发一些书评影评,日常小事,或者写写诗,积极分享一些书单好物等等。大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随手点个关注8!❤️

给一点面子积极支持女大学生小陆创业!



不重要的置顶内容:

=陆炎。叫小陆就OK。


写同人的号: @炎天直下 

微博ID: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不是经常回评论,但是你到我公号找到我的打钱二维码,我们将会有更多交流机会。

我靠我围观了一下熊培云的洗地文,太好笑了,王熙凤还知道一袭缟素不着脂粉呢,他难道不知道人们攻击的就是那种道貌岸然的、表面的堂皇与人性丑恶之间的强烈反差么。人要攻击你是荡妇,就是指你美则美矣道德败坏,那么你就应该本本分分把领口揽揽好开始辩护你的贞洁,而不是把骚眼睛立起来开始顾盼神飞地骂人。
纪德:“象征的唯一职分是显示真理,它唯一的过失:偏重自己。”修辞的精巧无疑会损害思想的力量,感性的修饰必定会干扰理性的认知,当你看到一些花花文字,OK,你知道他开始卖惨了,有理必讲理,没什么好遮掩的。

将要下雨,隐约雷鸣唱出个万叶集。天空黄黄脸儿,比挨了打的王熙凤再凄苦一分。

姜文讲:我觉得一场灾难的发生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灾难过后我们不能深入地研究和总结这场灾难的根源。

我要摇头了。真正可怕的是当我们反思了总结了追根究底了之后发现这个灾难根源没法消除。干实事是一帮人,动脑筋是一帮人,脑子动破了,干事儿的权杖不在你手上,没用,精神力量物质化失败,你Game over了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