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君。原创型写手。近期沉迷簇邪。

原创有亲友向奇幻长篇《人类赞歌》以及原耽《空想战线》《错位》。
间歇性倾泻脑内思维乱絮。
爱好ボカロ,ラブライブ(海推し),全职(孙翔中心),盗笔(吴邪&黎簇)。
明治大正迷茫一代文豪爱好者。

感谢你的喜欢和推荐,但更想看到你的评论XD
微博@零崎宴識 @长夜既白(废话用小号)

我叨逼两句。
诚挚邀请大家看我的《未来式迷航》,无论是情节上还是情感上还是世界观设定上都是我个人非常满意的了!!就算是不吃簇邪不看盗笔的朋友们也完全可以把它当原耽看因为是完全架空的!!

真的特别棒了。

未来式迷航(2)

簇邪。赛博朋克AU。第一章
剧情向,慢热。这一章开始铺世界观,后半部分有看点。
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看这种题材,但我就是想写啊。

———————————
 谁也不想死,起码不想这么死。
黎簇在五步开外的地方扶住墙,没有吐出来。吴邪却很冷静地左手虚掩了口鼻,看几个小机器人有序行进着采集血液和残体样本。
躺在地上的人类形状的尸体被割去了下巴,脑袋被砸个稀巴烂,上面盘着几只绿头苍蝇。身上也没几处好皮——首先他的手没接在手腕上,掌心没接在指头上。吴邪从那里的创口剖出半块内置芯片,这玩意儿以及那一摊DNA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黎簇的父亲现在就躺在这儿。
“他人在这里了,但他偷的东西不在。所以我的任务与其说是完成了...

他下意识地去口袋里摸烟,却发现烟盒已经空了。于是他无声地看少年一眼,对方立刻开始在衬衫和外套口袋里摸索,最后是牛仔裤——哪里都找不出半根。
于是少年干脆很颓败地蹲下来,路灯下两人淡淡的影子嵌在柏油马路里,冥顽不化的漆黑。
“已经没有烟可以抽了。”
少年的声音沉在夜色里。
“但你还有我可以爱。”

晚风把他们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他咬着下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语录

1、你作为作者没有资格决定人物的命运,人物的命运是由他内在的性格逻辑推动的。你写的那只能叫“伪小说”。——一日语文老师评讲月考作文时说,一只手举得很高,晃荡晃荡,我们坐在下面,不堪得无处搁脸。

2、骗聪明人,就是说十句话,九句话是真的,一句话是假的。你偷换掉一个概念,其余的逻辑全部正确,一整个方向被你转掉,然而对方根本发现不了。——我不知道数学课为什么要提这个,数学老师什么都说。

3、年差啊。就是这种样子。
“你那么好,好到令我愿意花上很久来等你,等你长大。可我又不想你长大——等你长大,我就老了。”
By爱他们的我啊。

4、“哎累死了我不想做这题了。”
“那你也不能抄我的呀!”
“我的命运就掌握在你手里了。...

未来式迷航(1)

簇邪。赛博朋克AU,如果不坑掉应该是个中长篇。
剧情向,慢热,玩梗多。祝阅读愉快。

——————————
九条巷笼在如烟的细雨里,近暮的天空灰而昏黄。
风很凶,但仍掩不住爆炸的轰响,在层叠交错的电子噪音中扩散。“沙漠星球”的霓虹招牌在那瞬间暗了一下,立马又灯红酒绿地鲜明起来,在无数高低冥迷的大小招牌中熠熠生辉。
在这里最常见的东西是窗子——楼很高很密,集装箱似的堆叠在一起,里面住人,也住一些不是人的东西,发生许多事情。那些窗子代替了星星像眼睛一样盯着你,而你得拼了命才能从建筑的罅隙里瞥见那不怎么好看的天空,所以很少人乐意这么做。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活在地上已经足够所有人忙活了。
“沙漠星球”由一个旧...

哎,其实一切同人创作,都是一种现实性的“龄官划蔷痴及局外”。
那两个人的爱憎恨怨别离都与我无关,我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们。落雨了,我跟他们讲,小心别着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半身都已淋个湿透。我走回我的怡红院,丢了魂似的,想他们。

只不过到头来,总是各自得各自的眼泪罢了。

最近特别迷ぬゆり这首。

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让我感到痛苦。
可是你却这样毫不在意、毫不在意地反身离去。
那漫不经心的人如果能向我递出伞的话,仿佛仅仅凭此便可得到救赎。
只对你一个人绽放的执着啊……就将我吞噬殆尽吧。

最心动

“第一次骗我是你不好,第二次上当是我活该,第三次骗我,咱俩都不是东西。”
史蒂芬·金在《论写作》里的一段话。最近重读,就联想到黎簇和吴邪。

吴邪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把黎簇拐上了歪门邪道,而这小子也很争气地演绎了什么叫“即便是万丈深渊,一直下去,也是前程万里”。读《盲冢》,虽然不知道黎簇具体在干什么,但一张口“我的盘口”,几乎就是在道上混得风生水起了。他大抵是不真正喜欢自己所做的事的,他如今和吴邪一样是俩混蛋,一如他们曾经是俩傻叉(沙海一)。
黎簇从开始的“死在这沙海里也不错”,变成“吴老板又要在自己手上划一刀了”,再到后来的用命作为自己博弈的筹码,可以说是逐渐把吴邪的计划写进了自己的生命里...

冬天的故事

谁不喜欢俊朗的少年呢?
人们路过时,总是不由自主地偏头去看他。而他也隔着热腾腾地水汽回看人们,眼角眉梢藏一点戾气,那种少年锋芒,在冬天湿度为零的风中逐渐打磨锐利。
黎簇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慢吞吞地咬着一个烤红薯。没牵绳子的黑背安静蹲在一旁。黎簇把剥下来的红薯皮随手丢给小满哥,黑背就很顺从地仰头一口吞下,再人畜无害地看着周围路过的人,尾巴甩甩,眼神澄澈。
这一人一狗的组合天生就像是本没有答案的《十万个为什么》,令人不禁揣测起他们背后的故事。这个男孩为什么带一只黑背候在公园,他们在等谁吗?他多大了,是学生吗?如果不是,他又是做什么的呢?
黎簇把剩下的塑料袋揉成一团,就像把所有人好奇的目光揉成一团扔在旁边一样...

尊老与爱幼不可兼得

簇邪。一个小段子。

人忙起来,连顿饭都不能好好吃。
吴邪没有办法搁掉这个生意上的电话,只好蹙着眉接了起来,最后看了眼面前满满一碗盖浇饭,把目光移向窗外。
真他妈饿——特别是对面还坐着个吃得那么香的小鬼的时候。
黎簇头也不抬,已经干掉了大半碗。难搞的小孩,往往在得到好处时是最乖的。吴邪用余光盯了黎簇两眼,开始集中精力应付电话那边。
一个人吃,一个人望着窗外风景打电话。这个和谐的画面持续了两分钟。吴邪锁掉手机,然后发现自己饭上的肉少了一半。
他愣了一秒钟,因为对方那双筷子还悬在自己碗的上方,正不紧不慢地夹着一块肉。
“干什么你?”他问道。
黎簇手一抖,牛肉“啪”地掉在了桌上。但他很冷静地把它捡起来,放回吴邪的碗里...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