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人可以只为了爱而活下去吗,人可以间歇性地活而持久性地爱吗,将我们耗尽的到底是活还是爱,亦或是想要爱而不得时发现我正无可救药地活着这个事实?

L所想要的是W物理上的存活与精神性的死亡。

L吸一口烟,冲着窗外残月吐掉,你怎么不死,去死吧,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活下去吧,W……他想。除了满地月色如霜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午夜一点二十五分L的所思所想。

实在写不出来,前一阵子出去玩儿拍的照片混更吧。

前几张澳门,颜色很的很可爱,很韦斯·安德森。
香港给我的感触就没有那么甜美,挺Cyberpunk的。我曾经写过这样一段:

“刚出地铁站的时候看到好多鸽子,灰色脖颈处有孔雀色的、白色的都淋在雨里的树下,街边有不要喂食野鸽的字样。走到维多利亚公园雨已经挺大了,有三个年轻人还在打篮球。远处一幢大楼顶部有巨大红色字牌:耶稣是主。
如果自己的生活过厌了为什么不去过别人的,把别人的疯癫喜乐与漠然都像穿雨衣一样披在身上……有如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的忠诚,这种感觉可以说很真,也可以说是很假。”

最后一张是家里拍的黄昏。

我愈发坚信写作就是一种排泄活动,越忙越要排出毒素一身轻松,以毒攻毒地利人利己。
放假就是放空,写作灵感跟个免疫细胞一样,没有生活重击了,无菌环境安全得很,它肚皮朝天躺平,不工作。

爱几乎是一个临界点,一旦过界它就会急速恶化,从羁绊变成纠缠与宿旧的情仇……
所以我真的很爱那种最后反目的CP,两只航船曾经并行,曾经相遇,最终走到自己的路上去了……但是他们曾经沐浴同一片阳光,看过相同的风景,有心照相交的时刻。

“也许在浩瀚宇宙中,在亿万个平行世界里,我们会是朋友,会相爱,会彼此拥抱……但是如今我们踏在这片土地上,那些时刻已经永远离去了,尽管过往的快乐加倍地以件针的形态刺伤着我,但我们仍然会走自己的道路。因为在这个世界,我们……我们终究是敌人。”

我在微博上看到学习博主发那种“雅思七分经验”时,就想到有个一班的同学雅思裸考八分。
然后我徐徐把微博往下滑,那条经验之谈隐没到屏幕外面去了,就好像所有无才之人的努力都如乘车时恍然隐约的街景。blur away,blur away.

我很讨厌重蹈覆辙,但是人总是会下意识地向着同一个方向奔赴,意之所趣心之所向几乎是根植在脑海里的,它像万事万物的fixer,自己对于自己的绑架……

我刚才累死累活练习画眼线,实在受不了,点开现欧的Tag看文(我挺久没有点开Tag看文了,也是一种惰性,当你发现了好太太,你就觉得不需要新的来源来满足你的阅读欲了)
我读着读着,忽然觉得文中的高述特别像楚子航,然后再一细想……这个欧阳也很像路明非。我立马打车退出该文,按住胸口心有余悸。

就好像你穿越铁轨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上一世的自己是在铁轨上被火车撞死的,与此同时你听到了远处传来极速靠近的声音。

=网友小陆。

同人文堆积处: @炎天直下 

资料收集子博: @未来式迷航 

微信公众号:银河系沉思指南

我之前写那条,傍晚走在街上,风吹一个塑料袋,会让我觉得它像只白狗跟着我走。

那么请问,这个情况下是风比较凄凉还是塑料袋比较凄凉还是我比较凄凉,我觉得这个奖应该颁给塑料袋,毕竟如果我的心情真的很破烂,我会觉得那是我未来堕下的一个死胎穿越时空找我复仇。
当你还有心情同情脏兮兮拖把小狗的时候说明你过得还不赖,当你有闲心把塑料袋当成小狗来同情……

你干脆就是个滥情逼吧

晚风吹着塑料袋,它像只白狗,一路跟着我,走在昏黄街头。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