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实在写不出来,前一阵子出去玩儿拍的照片混更吧。

前几张澳门,颜色很的很可爱,很韦斯·安德森。
香港给我的感触就没有那么甜美,挺Cyberpunk的。我曾经写过这样一段:

“刚出地铁站的时候看到好多鸽子,灰色脖颈处有孔雀色的、白色的都淋在雨里的树下,街边有不要喂食野鸽的字样。走到维多利亚公园雨已经挺大了,有三个年轻人还在打篮球。远处一幢大楼顶部有巨大红色字牌:耶稣是主。
如果自己的生活过厌了为什么不去过别人的,把别人的疯癫喜乐与漠然都像穿雨衣一样披在身上……有如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的忠诚,这种感觉可以说很真,也可以说是很假。”

最后一张是家里拍的黄昏。

我愈发坚信写作就是一种排泄活动,越忙越要排出毒素一身轻松,以毒攻毒地利人利己。
放假就是放空,写作灵感跟个免疫细胞一样,没有生活重击了,无菌环境安全得很,它肚皮朝天躺平,不工作。

=网友小陆。

同人文堆积处: @炎天直下 

资料收集子博: @未来式迷航 

微信公众号:银河系沉思指南

我之前写那条,傍晚走在街上,风吹一个塑料袋,会让我觉得它像只白狗跟着我走。

那么请问,这个情况下是风比较凄凉还是塑料袋比较凄凉还是我比较凄凉,我觉得这个奖应该颁给塑料袋,毕竟如果我的心情真的很破烂,我会觉得那是我未来堕下的一个死胎穿越时空找我复仇。
当你还有心情同情脏兮兮拖把小狗的时候说明你过得还不赖,当你有闲心把塑料袋当成小狗来同情……

你干脆就是个滥情逼吧

晚风吹着塑料袋,它像只白狗,一路跟着我,走在昏黄街头。

姜文讲:我觉得一场灾难的发生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灾难过后我们不能深入地研究和总结这场灾难的根源。

我要摇头了。真正可怕的是当我们反思了总结了追根究底了之后发现这个灾难根源没法消除。干实事是一帮人,动脑筋是一帮人,脑子动破了,干事儿的权杖不在你手上,没用,精神力量物质化失败,你Game over了

穷人的问题才叫社会问题,富人的问题是社会问题的起因。

技艺能够随时间日臻成熟,但作家绝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一旦那只特殊的眼睛闭上了,你就不行了,你看不到感受不到,一夜间荒原长上草了,头发黑了,你或许心宽体胖啤酒肚,或许心念养生徒延寿,都可以,都没用了,那个韶华里悲苦得白了头的少年再也提不起笔了。

没品冷知识

芬兰语Kalsarikannit:

只穿着内裤在家里一个人喝酒。 ​​​

希腊语katapepaiderastekenai:

挥霍资产并将热情投入于无望的男孩身上。

于是我瞬间脑了一个猹皮炎文学:

妙龄青年日日花前病酒,穿着夏威夷风情大裤衩儿四仰八叉坐在自家沙发上喝德啤,左手哐哐地往杯里倒,右手举着手机,风吹泪洒,给心心念念的小主播,括号男,激情打赏

我最近沉迷伍迪艾伦电影!

他上世纪的电影几乎是主要表达了一种黑色幽默,我之前讲现代人需要并且已经承认了荒诞,但是他们似乎没有西西弗斯那种热情对抗的能力,只是想要在荒诞里苦中作乐,西西弗斯躺倒在山脚下被巨石碾个稀烂并感到快乐,噢黑色幽默!我最喜欢的《解构哈里》就差不多这个意思,一个作家,很乱很乱的私生活,很随便很消极的态度,最后承认也许有的人他就是不能function in life,转而心安理得钻进象牙塔,像海绵一样吸食现实痛苦并在艺术中转化为黄金。
我现在在看魔力月光,他新近几年的电影就是色调非常非常好看,我真情实感地落泪,太好看了,盖茨比式金粉像蝴蝶一样飞,阳光下玫瑰色,上流人酒宴,海水和泳池...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