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2017.07.06Dystopia


“上帝不会创造直线,但我终究会一路曲曲折折地走到你身边。”


写篇日记,说说现在正写的《错位》。
头两章的部分草稿出来之后我在寝室里给舍友读,睡前朗读者之期末如何正确作死,连续读了两天。后来讨论这篇该叫啥名,一个说叫《黑白键》,另一个说《夜场风云》还有《论如何摆脱渣攻》(爆笑),后来还是用了我自己脑子里一直莫名叫嚣着让我用的名字《错位》(Dystopia),英文的意思是医学上的错位异位,以及“糟透的社会”“不理想的社会”,即“非乌托邦”。
其中错位包括自我认知的错位、感情关系的错位以及理想与现实的错位。
黎江、梁与歌以及D,他们对自己的定位(包括一部分对他人的定位)是与实际有偏差的。
D应该是钻石一类的非光源,在光芒之下美丽夺目,而自身却是无法发光的。所以他将灵魂倾尽在钢琴上,“除了钢琴谁也不爱”。但他对于自己的定位是太阳——伟大而骄傲的,所以他对于其他人是彻底的麻木与冷血。
黎江理应是夜色温柔,但他偏要认为自己是月亮,必须得有D的光芒才能点亮自己。这导致了他几近病态地沉迷在他与D之间没有任何真实情感,只有肉体的关系中。而D他认为自己是太阳,黎江作为永远缄默的夜色,一直会无条件地接受他。当他在精神方面(音乐)得到饱胀时,那是他光芒万丈的白天,夜晚他便可以日落西山,在黎江身上寻求一种解放。
梁与歌是光源,但不会太亮,他是星光。黎江最初认为梁与歌的点点星光是无法照亮自己的,殊不知夜幕最需要的不是永不相见的太阳,而是可以陪伴的星辰。而梁与歌,作为在校大学生,兼职酒吧的驻唱,他还是选择循着社会大流的轨道走下去,而把梦想永远放在黑暗里,在没有光的地方歌唱。


这是每个人错位的人生,也是在无底深渊中走出一片前程万里的故事。
“我之前走的每一步都是错的,但我想,喜欢上你这件事,毋庸置疑是我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

评论(2)
热度(4)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