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夜等待一个可爱的客人。
快请进吧。

=伊文。叫伊君或者文文都OK。
主要写写原创和日常。近期沉迷簇邪。

love=園田海未、鏡音リン、鳴上嵐、孙翔、吴邪&黎簇、药不然×许愿。偏爱二十世纪上半叶中日欧美文豪。


请不要单纯为了看同人而FO我,即便不FO我们仍能在TAG下相会。感谢你的喜欢和推荐,但更想看到你的评论XD
微博@零崎宴識 @长夜既白

螺旋倒带

浑圆的太阳嵌在天空与灰暗城市之林交界处,仿佛视野中灼烧出的黑洞,它将一切逝去的以及即将逝去的尽数吞食。
“宇宙天体被放置在轨道上,日复一日地旋转前进。我们没有轨道,却也心甘情愿地追逐着落日,一天又一天地循环往复下去。”
苏结绿耸了耸肩,手枪飞旋一周稳稳地停下来。他利落地退膛,银色的子弹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远处爆炸的轰响将这声音包裹在巨大的颤栗中。
“到底是为什么——我们为什么会蠢到这个地步,竟然相信这种恶心的东西能够引领我们走向明天,打出一片崭新的未来?”
他反手将枪甩出很远。陆景言看着它滑出一段距离,仿佛自己被撕扯得四分五裂一般打了个寒战。而吴梦音的笑容仍旧不变,他就翘着腿看着苏结绿,将眼前那缕金色的头发往一边撇去,将一双充满嘲讽的眼睛暴露在空气中:“所以呢?”
“第一次历史的扭转靠的是冷兵器,第二次是枪、炮,最近的一次是核武器——黑格尔为什么说历史是螺旋上升的?所有的螺旋都是人类自己扳回来的——这些东西不能开创未来,只会回到过去,回归原点,而这个死结竟然被解读为历史的本质规律?没有人能够说出历史的目的地与终点站,那么谁又有权利用这些不祥的武器去追求自己所谓人类该有的世界?到底还是在同一卷磁带上反复播放倒带,等它支离破碎地变了音,就可笑地将它当成新品!”
夕阳沉寂,在每个人脚边投下长长的黑色阴影。吴梦音想起那一个晚上,他扣住苏结绿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用膝盖把他抵住,然后将手枪塞进他的嘴里——苏结绿那个时候的眼神像剧烈摇动的火光,在无声处燃烧爆炸,尖锐张狂地焚烬。如果那个时候扣动扳机的话,这火焰就会永远留在那双眼睛里。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吴梦音不屑于过去的自己——他没有舍得这么做。如果当时闯进苏结绿的口腔的是一颗冰冷的子弹,而不是吴梦音的舌尖的话,那么他们三人就没有必要在此刻,在诸神皆缄默的黄昏中,直面这个不可避免的命运。
所以吴梦音笑了,他微微颔首,谁也不看,清澈的嗓音笑着笑着染上哭腔,一群黑色的鸟扑棱棱飞过去了。天空永远不会陨落,只有炽金的云霞极速又徐缓地下降,巨大的恐惧降临在每个人头上。



部分灵感来源于ハチ的ドーナツホール以及Neru的FPS。在旅途回程的车上听歌,突然想到历史的螺旋问题,就写给儿子们——虽然空想战线的主CP是林芷和陆景言,但苏结绿和吴梦音这对也算是(虽然没有写出来但心里想了好久好久的)心头肉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