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忍不住谈起狐狸

スズム的名字频繁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是近期的事儿。
起初是微博上red巨巨发了一条“スズム粉丝抵制ssss,竟然转发抽奖スズム的碟,笑死我了”这样意思的一条微博。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人突然说扒出了スズム如今的马甲,“anchor”。anchor名下现有的曲子《無敵レボリューション》,听上去的确有点像SoraRhythm1中スズム的编曲风格。
也就是说,スズム其实从来没有销声匿迹过,只不过火速换了个马甲,仍然在音乐圈中频繁的地活动。

以上陈述事实。接下来是个人叨逼。
如今我已不敢在微博上说“我真的喜欢スズム。”スズム粉丝在ボカロ大部分听众的印象中,已经成了“不断给自己洗脑,スズム什么都没错,错的只是肮脏的大人,スズム即便是盗曲、请枪手,也是有他的苦衷的”这样一个致力于洗白的脑残粉形象。对于这一点,我部分认同。但毕竟,我喜欢以スズム名义发表的曲子,看到一群人对“スズム”这个名字冷嘲热讽,心里依然不是滋味。
理性来讲,抄袭和请枪手/盗作都是不道德的行为,但它们的本质区别在于,抄袭是将他人成果与自己的创作糅合在一起,这个作品本身是不纯粹的。但盗作,盗作的人固然人渣,但作品本身却是原作者原创的。盗作的人有错,但作品本身不该背锅。也就是说,我认为发表类似“我很喜欢以スズム的名义发表的作品”这样的言论,在道德方面是完全正确的。

我是真的喜欢《ソラリズム》《うたかた、夏の終わりに隠した》《八日目、雨が止む前に。》以及xx性系列嘲讽曲等スズム名下的曲子。但可惜,以我看来,他真正的编曲水平,是SR1中对于各大名曲的arrange,之后xx性中可能还有点自己的影子,其他的作曲编曲大抵都不是自己所为了。当然,像そらる所说的“他可能没有一首歌是自己写的”也不大可能。
其实这件事真蛮奇怪。スズム手里握着kemu在中村イネ时期的把柄,所以可以逼迫kemu。但他是用什么方式威胁了まふまふ,强占他的曲子,并且まふまふ和そらる直到今天都不敢坦言他们之间的事情?在スズム隐退时,まふまふ和そらる竟然还能在推上好言相送,直到一年多后的一次生放才隐隐透露出“スズム直到现在还在做着伤害我们的事情”。

接下来是十分过激的脑残暴言,不推荐阅读。
刚才以及说了,我喜欢以スズム名义发表的曲子,这个事实我在任何场合都不会否认。但我是否喜欢スズム这个人,在他的大部分曲子实际上都不是他自己创作的情况下?
我的确还沉浸在スズム为自己塑造的形象上,那个形象真的讨人喜欢,既能冷嘲热讽,又可以温柔,什么事情都能以很天真的眼睛看透的样子。那个在SR2封面的向日葵花田中微笑的少年的身影,是无法在我心中完全被推倒的。
但有时候我也会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人渣的人,那么擅长伪装,连kemu这样的大手都能挟持,对“朋友”也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而朋友们竟然还都能表示仍旧喜欢他。(我特别心疼ろん,而まふ在生放时说的“スズム如果看到的话,我还希望能和你一起吃饭”这样的言论也很有意思。这里我不想多谈まふ,他也是个很复杂的人,起码他做P主初期“抄袭kemu”事件我是不会忘的。说起来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某个我喜欢的国人唱见说的“只会抄袭的唱见”。)



(真的不推荐阅读!!!!)

这么渣,这么狡猾的人,小说也不敢这么写啊!スズム作为一个反派角色真是出色,而我竟然觉得连这点,都很有意思。而anchor这个马甲的出现,又佐证了我对他的印象——他这种人怎么甘愿夹着尾巴溜走,就这样销声匿迹啊,分分钟换马甲回来,哪里有什么反省,就是玩儿你们呢。

———————————
以上。
打完上面一段话,我很能理解有人讲“スズム怎么还没滚啊”的心情了,业界毒瘤、业界毒瘤(拱手)。
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如果スズム后期的作品中,真正有他自己参与的部分,即便只是一句歌词,“ボクらには足があるんだ,明日もあるんだからさ”,也可以证明他内心还是有着正面的因素的,还是一个可以给人期望的人。
如果没有。
(微笑.jpg)

那您还是别回来了。

评论(1)
热度(14)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