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写原创和杂七杂八的日常以及一些关于我CP酱的疯言疯语。

同人堆积处@炎天直下
微博@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被禁锢的猎户座

翻iPad备忘录找到的旧文,写于2015年12月13日。
Printemps的三单主打曲《NO EXIT ORION》相关,原创人物的故事。
虽然现在看来真的不忍入目(……)


——————————————

“你看,那片星空就是我们开始的地方。”
她站在夜色中,高高地举起手指向深蓝如海的天幕。冬风裹挟了一切柔和的音调,令那些温暖的吐息化作白雾四散开去。
“那时候你说,‘我喜欢你’,我点头,你就把我搂进了怀里。”她的风衣被吹得翻飞如翼。垂下了手,她把半张脸藏进围巾里,光线晦暗得看不清表情。他就这样凝视着她的背影,一言不发地凝视着。
“果然,冬天的星座是一个诅咒吧。永远的孤独、被禁止着相遇。我已经同猎户座的星光擦肩而过了,所以这一份爱恋,也会消散吧。”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我多么希望能够听到你说,‘我的眼中除了你已经别无他人’,但是这样的愿望,是永远都无法实现了。”
她猛地转过身,长发凌乱地飞起又落下。
她的目光空洞得没有焦点,瘦弱的身形在庞然夜空之下,渺小得仿佛会在下一个须臾消逝。
他在这个时候想要上前拥抱她,但是他没有。


两人在秋日即将终结时,开始不时在小山丘上相会。学校后一片僻静的场所,被松柏深绿所掩映,是鲜有人至的。他们的约会很简单,有时候是两人分耳机听一首歌,有时候是背靠背读书。她有时候会买热腾腾的奶茶来,于是两个人就暖和地捧着杯子,相互依偎着在日益寒冷的冬日风声中静默。
她和朋友们提起他时,总是能引得女朋友们露出惊疑的神色,“你们这算是在交往吗?”
算是吗?也许。
他们不会在校园的路上手牵手走着,大多数时候,她轻快地走在稍前面,手里牵着一本书,而他则是加快了脚步跟在她后面,望着她可爱的后脑淡淡地笑。他们平时在走廊上碰面,也只是交换一个眼神,很快就匆匆错过。不过也正是这样的眼神,使她与他走到一起。
他最终约她出来的那个晚上,天气很好。罕见得可以看见许多明亮的星,零散地撒落在如黑天鹅绒的夜空。他将她搂入怀中后,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只是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在笑,嘴角的弧度怎么也掩饰不了。
后来,她每次见他眸中流转的温柔,便会想起最初的那个晚上,想起他在阒寂之中凑到她耳旁,对她说:“看,那是猎户座。”


他不是一个十分爱说话的人,在与别人交谈时往往是倾听的一方。但是和她在一起时,他也会信手拈来几个有才华或者稍显老套的笑话,嘴角弯起来时温暖又帅气。她曾经觉得他之所以在人前不怎么讲话,大概是把所有的话头与风趣全部留给了自己。
“啊,分耳机听音效很不好欸,而且这首是双声道的。”
“那下次我去买一个双插口的转换器吧?”
“不要,那个太傻了。”他突然笑出来,“而且两个耳朵都塞上不就听不见你说话了吗?”
“唔,也是。”她眨眨眼,觉得这句表达十分地微妙。
“万一你这个小傻瓜在我听不见的情况下还毫无意识地继续滔滔不绝,那不就是我的过错了嘛。”他偏过头,小声道。
“混蛋说谁傻瓜呢?!”一个形式上的肘击过去,但是脸却是红了。
几近溺爱的低语,十分贴近地,无限温柔的挑逗。

这样的日子也许持续了一年多。他们的故事也许会想许多这样的故事一样平淡收场。他们已经没有大把的课余时间依偎在一起听歌读书,日常的作息也有了微妙的时间错位,他们的交集自然而然地变少了。当她时隔多日接过他递过来的饮料时,她惊异地发现对于他的手的触感,似乎已经有些许陌生了。
她从那个时候开始觉得他们终将有一天会分开。

她没有先将那句话说出口,他也没有,只是她开始莫名地和他闹矛盾,大大小小的拌嘴,有的时候转眼就能和好,但也有时会冷战两三天。
一个冬日的夜晚,他骑自行车回家,在这之前的铺垫是——“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离我越远越好!”
她那句气话并不是这一切的终结。
直到那辆卡车在路上滑下仓促的印记,那辆自行车连同上面的少年的身影被瞬间吞没之前,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只是她现在才意识到,已经什么都无法改变了。

“果然,冬天的星座是一个诅咒吧。永远的孤独、被禁止着相遇。我已经同猎户座的星光擦肩而过了,所以这一份爱恋,也会消散吧。我多么希望能够听到你说,‘我的眼中除了你已经别无他人’,但是这样的愿望,是永远都无法实现了。”
“因为你已经不在了。永远、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寒冷的空气中仿佛还飘荡着他丝缕的魂魄,只是这些渺茫的意识在看见她红了眼眶时,已经没有怀抱可以供她依偎了。
星空是静寂的。猎户座被永远囚禁在黑暗阒寂的宇宙之中,诉说着一句无法圆满的爱意。


Fin.

评论
热度(4)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