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夜等待一个可爱的客人。
快请进吧。

=伊文。叫伊君或者文文都OK。
主要写写原创和日常。近期沉迷簇邪。

love=園田海未、鏡音リン、鳴上嵐、孙翔、吴邪&黎簇、药不然×许愿。偏爱二十世纪上半叶中日欧美文豪。


请不要单纯为了看同人而FO我,即便不FO我们仍能在TAG下相会。感谢你的喜欢和推荐,但更想看到你的评论XD
微博@零崎宴識 @长夜既白

Day06.《月面游行》

“夜空晴朗,高楼的许多窗口明明暗暗。月色很美。”
应该是关于办公室地下恋情的故事。祝阅读愉快。

仲夏夜之书:

今日主题:Il Mostro
作者:@五月雨的心脏 

杏奈推开门,整间屋子里每个角落的黑暗都出来迎接她。她把高跟鞋脱下,踢到玄关的鞋柜旁,阒寂中他们东倒西歪地瞪着乌有之物。两只酸疼的脚试探着钻进拖鞋里,伏在柔软毛绒的质地上,拼尽最后的力气拖动身体走进去。
哪里都没有灯。屋子里是全黑的,窗外的夜色都比这亮堂许多。她径直走向客厅一角的冰箱,猛然拉开门,淡金偏橙黄的光芒泻出来,落在地上。她就这样蹲下,一条腿压着另一条地盘起来,在大敞着的冰箱门前坐定了,脸庞笼在冰冷的光芒里。她拿出一碟布丁,同样是橙黄色的,开始用勺挖食。除了冰箱、布丁与杏奈染成淡金色的长发,整间屋子都是黑的。
黑暗没什么不好。所有的幻想都孕育于其中。它容易让人联想到母胎,没有光芒的羊水里,浸泡着一个玫瑰色的梦境,温暖、绝对隐私,令人安心。
杏奈快要把一整碟布丁都吃完的时候,冰箱的冷气已经把她从夏夜里带回来的汗水都吹干了。她继续坐在那里,面朝冰箱,仿佛那里面藏着一整个宇宙。她就这么等着,直到真介走出来,把双手按在她的肩头,俯下身,凑近她耳边。
“在干什么呢。”他说,分明感受到对方肌肤的冰冷,却没有把她挪开的意思。
“什么都没有。”杏奈嘟囔道,沉默了片刻,又说,“两个人挤在冰箱门口,真像是早晨的电车啊。”
“光线做成的电车吗?”
“是啊,我们都挤在光芒里,谁也不想把皮肤暴露在没有光的地方呢。”
杏奈把手往后伸去,抚摸真介的脸庞。他纵容着这样暧昧的抚摸持续下去,左手虚环住杏奈的腰,半跪着,将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近。
“这样的话,我们之间就没有光了。”真介说,“手掌与脸颊之间,光芒是无法进去的。”
杏奈没有生气,反倒是笑出了声:“如果是夏目漱石先生的话,他一定会说,'日月之明,容光必照焉'。即便是再狭小的缝隙,光明都一定能够照亮。不过呀,有些关系还是留在黑暗中比较好。”
“就像我们两个一样?”
“对,就像我们之间的关系一样。”

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冰箱里的食物像是从油画中掏出来的,而杏奈和真介像是被画进了金色的画框之中,逐渐成为没有生命的颜料的一部分。
“你,喜欢夜晚吗?”杏奈问他。
“这个也谈不上喜欢与不喜欢,但既然每天都要经历,那么与其去讨厌它,还是喜欢比较好吧。”
“唔,是吗。可是我很喜欢夜晚的,主观能动的那种喜欢。”
“杏奈的确像这样的人呢。喜欢夜晚的人。”
“我呀,小的时候玩过一个网页游戏,穿睡衣的老先生每天梦游,在房顶上走呢。”她伸出手,纤美的手指作出走路的姿态,沿着冰箱的一层走过去,“玩家要做的就是搭上木板啦,移动管道啦,撤掉花盆啦,总之不能让梦游先生摔下去呢。”
“摔下去就死了吧。”
“摔下去就醒了,是Game over呢。”
“这么好玩吗?”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有意思。所有的人都睡了——不,也不一定是所有人。大多数的人都睡了,城市里只剩下几盏稀稀落落的路灯,只有我一个人在外面游荡。看到对面的窗户,明着的暗着的。暗着的窗户,都在做什么梦呢?明着的,又为什么不去睡呢,和谁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打游戏呢?光是想想,就很有意思。”
“很有想象力。”
“是啊,最重要的是想象力。我可以在房顶上走,走过晾衣绳,踩在路灯顶上,路过野猫聚集的小巷子。马路上也空荡荡的,可以安心地走。月亮和星星在看着我,而我也正是大胆妄为地在一切夜月的秩序之下,做着违反这个时间段规则的事情。很浪漫,不是吗?”
“要说是浪漫,也没有错。不过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了。”
“那么是什么的时候?”
“该睡觉了。”
“睡?和谁,和你吗?”
真介的声音不可掩饰地透露出无可奈何来。
“别胡闹。”
“哦,这样吗。那么,就不需要你了。”
不需要你了。

黑暗翻滚尘埃。夜里的风残存着白昼的暑热,车辆的声音,街道的颜色,树叶和雨——杏奈一个人,坐在光芒中。
她停止想象真介的触感。真介就消失了。
现在不需要他。
杏奈的脑袋探进冰箱,掏出一罐啤酒,终于让冰箱门关上。房间里回归黑暗,纯净的、无光的黑暗。她在这样的黑暗中勾开拉环,喝了一口。
冰凉的气泡灌进喉咙。
这个时候,手机震了一下。她拿出来,屏幕一点点微亮的光。
Line有未读的新信息,发信人的名字是“広瀬 真介くん”。
-现在、在做什么?
分明知道对方醒着,所以也不问有没有睡。
杏奈打字。
-在想象和你在一起。
-不是刚刚才分开吗
-我想和你回同一个家。
显示“已读”五分钟后,对方才终于发来信息。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好。晚安。
-晚安。

她把手机关机,随手抛到地板上,滑出去很远。黑暗中,她抬眼,夜空晴朗,高楼的窗口明明暗暗。
月色很美。



Fin.




仅在这里说的话:

国木田杏奈(くにきだ あんな)是患有“强迫型幻想症”的社会女性。与恋人広瀬真介(ひろせ しんすけ)是会社里的同事,因为办公室恋爱被禁止所以偷偷摸摸地进行地下恋情。

杏奈因该是属于不肯结婚后辞职的女性,这一点连同她的强迫型幻想症让真介对于他们的婚姻犹豫不决。哎,没啥好多说的。

关于漱石先生的说法,我不确定他是不是的确知道这一句,但他应该是精通论语的…就当他知道了。

应该算是《曙光初末》的姊妹篇。

评论
热度(7)
  1. 五月雨的心脏仲夏夜之书 转载了此文字
    “夜空晴朗,高楼的许多窗口明明暗暗。月色很美。”应该是关于办公室地下恋情的故事。祝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