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这样的朋友,在现实中也是存在的。
在人格上互相尊敬甚至是仰慕,而在文学上相互瞧不上眼——我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总之我在文学上对对方的风格充满不屑,而对方也尝试着将我的文章中不符合自己认知的地方委婉地贬低得一文不值。
但是关系很好,人格方面是很好的朋友。
两个人风格迥异的文章都能得到大众的认可,但两个人就是鄙夷对方的写作风格。也许是一边赞叹一边鄙夷。

评论
热度(2)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