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陆炎。叫小陆/炎天都OK。
你可能看到的内容:
文学小论文、瞎几把扯淡日常、关于我CP酱的脑洞、酸不拉唧心灵小语、狗血原创。
文章请勿转载。

同人堆积处@炎天直下
微博@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QQ:1367579147(欢迎来搞!

关于梦境循环原理的研究

原创。《枯梦》与《归来》的角色联动文。
与原文剧情基本无关联。比较烧脑。
祝阅读愉快(如果有人愿意读的话)。

————————————
这是一个灰云蒙在细雨里的午后。

“人处在梦境中的时候,是绝不会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的。无论是在梦里遇到了怎样焦头烂额的麻烦事,被讨厌的生物追赶着、在爆炸的废墟里共一场烈焰熊熊,‘我是在做梦啊’这样的念头也不会情急之下浮现,把焦躁的心拯救出来的。”
与其说是午后,不如更加准确一些——放学后,在校门口的马路旁,拥有著名的招牌看板猫的奶茶店靠窗的座位,从那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街景。雨的气息弥漫在各处,饱含灰尘的形态却不会让人感到肮脏。
“也有特殊的情况:你做了一个梦中梦。梦中梦的表现形式与第一层梦境无二,但人更有可能——有几乎绝对的可能性,会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即便梦里梦外的模糊感完全一致。”
咸奶盖更加讨人喜欢,撒上奥利奥碎屑,单独吸一口与搅拌后喝下风味不同。但得注意别搁太久,不然奶盖就沉了。
“我们可以猜测,梦境十分有效地削弱了一个人的判别能力。人在梦里判别不出异同,无条件地接受眼下存在的设定,即便他们荒诞可笑,或者在现实中发生的可能性为零。”
看板猫坐在外卖窗口,专心地注视着雨幕,在被女学生拍照的时候才微微偏一下头。
“这个猜想很容易成为恐慌的来源,当然,它早已是怀疑论者几百年来不断追究的谜团——我们所处的现实生活是否是梦境?如果判断力不再能够信任,那我们又该拿什么来证明事实的存在?”
奶盖不能搁太久,沉下去就没有乐趣了。奥利奥会在乌龙茶的海洋里哭泣。
“所以,当遇上什么特别值得开心的、意想不到的事情时,我们反而应该更加冷静地思考与怀疑,这一切是否都在梦里。”

奶茶店的门被猛地推开,风铃叮咚作响的时候,男生已经疾步走到了靠窗角落的桌边,指节清脆地敲击桌面,敲了两下。
“我希望你弄清楚状况——你现在正在和我的女朋友说话,三分钟,你整整说了三分钟。现在我给你三秒钟,滚。”

目前的状况是这样的:扎单马尾的单薄少女有些局促地坐着——林曦手扶着吸管,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礼貌;在她对面的男人托着下巴,身体前倾,双眸拘着一弯笑意。他的名字是易鸠,一位如字面意义一样有毒的小说家。
而站在旁边的第三人陈澈,是林曦交往不到一个月的男友——一位可以被归类于上述“不可能事件”的奇迹人物。这一个月内,林曦获得的注视恐怕比她过去的一年里加一来还要多,不过,是和陈澈走在一起时,来自旁人的好奇的目光。
就像此刻一样。
两位男士都很抢眼。易鸠一身暗红衬衫,系着黑领带,是骨节与经脉都能清晰分明的那种锐利的细瘦。陈澈没有那么夸张,他只是表情平和地俯视着易鸠,让英气的眉毛来暗示自己压抑着的怒火。而林曦看着他们两个,尴尬地几乎要踹桌子。
她算是三个人之中最没有立场的——她既不知道这个奇怪的男人为什么要找她说这些话,也不知道该怎么给陈澈解释现在的状况。
……不如好好思考,陈澈答应同自己交往,到底是不是一个梦吧。
易鸠突然“噗嗤”一下笑了。
“小男孩,刚才我和她说的话,你有没有听到?”
“你不需要对她说什么话,我也不需要知道。”陈澈淡然道。他坐到林曦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哈,这才对。”易鸠瞥了眼陈澈的小动作,“很强硬的态度。不过也是,没有正常人会整天怀疑自己活在梦中,特别是像你这样生活一帆风顺的人,毫无理由去怀疑自己所获得的东西到底是不是极度渴望中产生的幻觉。”
“这样莫名其妙的话,你还打算说多久?”
“……你不会这么想,但是不代表她不会。”易鸠转向林曦,玩笑一般眨了眨眼,“你会吗,小妹妹?”
陈澈感到女生的手颤抖了一下,某一瞬间似乎要从他的手中抽出来。于是他便握得更紧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两个的看法会不一样?”
“因为——梦里一切都可能发生呀,亲爱的男孩,呃,名字是……陈澈,对吧。”
他歪着头思考片刻,报出了陈澈的名字,脸上的表情也从“和不认识的漂亮小姑娘套近乎”变为熟门熟路的寒暄,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三年。
“请您不要再说了……!”
两人都没有想到林曦会突然站起来,桌上的奶茶都险些泼翻。易鸠惊讶地仰起脸。
“还有一点,我说完就闭嘴走人。如果这里是梦境的话,生活中突然被插入现实中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也很正常,并且他们的存在体现得十分合理。这样的人,可能的确在现实中存在,只是机缘巧合地进入了你的梦里;而极大的可能是,这个人物诞生于你的大脑,是唯一属于你想象的产物。一旦梦醒,这个人物就再也不存在了。”
他停顿了一下,没有人打断他。
“我们不认识,对吧。而小妹妹你,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暗恋了这么久的男生会主动和你告白吧。一个和原来认知中完全不一样的人,和一个明明不认识,却合理地出现在你的生活中的人,现在我们两个都在这里。三人中,你是最值得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人。而实际情况要更加复杂一点——只存在于梦境中的人,他们会因为梦主的醒来而瞬间消失死亡。所以一旦认识到这一点,他们会全力阻止梦的主人清醒,也就是永远把他留在梦里。更可怕的一点是,我们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在做梦,还是自己是别人梦境的产物。就比如我现在在和你说话,我有可能是在拖延时间,把你留下来,以延长自己的生命;也有可能,你是我梦中的角色,我只是按照梦的走向在与你正常发生着互动。如果是前者,你应该杀了我,来消除回归现实的阻碍。而如果是后者,你则要保证我在这个梦境中的生命存活,我一旦死亡,梦境就会消失,我会回到现实。”
“而你,就死在了走到结局的梦里。”

林曦的表情僵在了脸上,像一张破旧的假面,随时可能四分五裂地掉下来。
易鸠冲她微笑,悠然道:
“那么,你要怎么选。”



TBC.

对,是TBC!怎么样没想到吧(……)
以后再写,让我想想到底应该怎么展开。


小剧场:

林曦:啊……果然我还是没什么台词呢。

易鸠:妈的讲那么多累死我了。小妹妹你的乌龙茶借我喝一口。

陈澈:你敢!

毕落(把自家的神经病男朋友拖走并且冲小情侣和蔼微笑):年轻真好。

评论
热度(1)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