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夜等待一个可爱的客人。
快请进吧。

=伊文。叫伊君或者文文都OK。
主要写写原创和日常。近期沉迷簇邪。

love=園田海未、鏡音リン、鳴上嵐、孙翔、吴邪&黎簇、药不然×许愿。偏爱二十世纪上半叶中日欧美文豪。


请不要单纯为了看同人而FO我,即便不FO我们仍能在TAG下相会。感谢你的喜欢和推荐,但更想看到你的评论XD
微博@零崎宴識 @长夜既白

关于梦境循环原理的研究·贰(临时版)

接上篇。今天开学,先把已经写了的扔一点,继续没头没尾。……我真的爱他们他们真可爱。
等正式版完成,这篇会删。

—————————
林曦脑海中闪过易鸠在她面前坐下的画面——当时她正在读一本小说,偶尔搅动吸管。易鸠走过来的样子是毫不犹豫的,没有经过左顾右盼的挑选,而是径直走向了自己,仿佛真的有“命运”笼罩在两个人的头上,将各自毫无关联的人生在此交汇。
不过,如果事实真如易鸠所言,那么他们两的“人生”中,必有一个被剥夺“人”的定义,也终有一个会被抹消“生”的后缀。
关键是,林曦虽然不很聪明,但她绝对不是可以愚弄的人。
“这位……先生,虽然我不知道您的目的,但您想要的结果一定不会那么轻易得到的。我和陈澈的关系以及各自的基础信息,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可以到手。您怕是握着这些谁都知道的信息,设了套让我钻吧。”
“你还是不信?”易鸠把右腿交叠在左腿上,双手环抱在胸前,自上而下望着她。
“我证明给你看?”

窗外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叫,像涟漪一样扩展开,传进三人耳中。惊叫的中心,一辆轿车撞上了街边的树,前灯处瘪进去一块,旁边,有个男生吓得跌在地上,自行车横躺着,轮子还在转。
喧嚣得静极。
“如果我不拉着你们说话,那么刚才,你们应该正好走出奶茶店,走在那辆车的预行轨道上。如果我没有来,那你们现在会怎样,懂?”
很少有人能看见陈澈露出惊讶的表情,但他此刻确实以难以置信的眼神狠狠掴了易鸠,开口的声音也不淡定:“你能预知未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就应该不是梦的衍生物,而是梦境的操控者了。”林曦补充道。
“可是,梦境中出现具有预知未来这一能力的NPC不是也很正常吗?”易鸠反问。
听了这话,林曦一下子瘫坐回座位上,捂住嘴,眼瞳里的光好似悲伤,也像如释重负,这两种情绪揉在一起,痛彻得仿佛可以碾碎一切。
她转向陈澈。
“不管是哪一种……我随时都有可能失去你,是这样吗。”

“没人给你瞎几把伤感的权利。”
“哇好肉麻。”
两人同时开口,然后相互对望——接着,陈澈一把搂过林曦,揉了揉她的脑袋。而易鸠在心里踢翻了一碗狗粮。
喔唷,又不是只有你有小男朋友哦。易鸠看着林曦红透了脸,内心开始给毕落疯狂打电话。
歪,别的小姑娘都有男朋友疼,你人呢?
哦,被我支开去干正事了。
这样想了一圈,易鸠又把眼前那碗狗粮摆正了。
“所以你们要怎么办?”
“先摆脱你,然后各回各家。如果路上还有什么危险,请你提前告诉我们,不用亲自来。”陈澈没好气地说。
“也对哦,沉溺于梦境不想面对现实的人也是存在的。”易鸠喃喃道,“不过欸,如果我说,你们接下来会遇上一连串麻烦,这些麻烦会一直持续到两人中的一方死亡,那么,又如何呢?”
陈澈:“会不相信。”
“……。”
林曦:“会解决面前的一切麻烦直到没有麻烦为止。”
易鸠很想保持冷静。
“你们真的好棒棒,真想给你们鼓掌……但是照你们这样下去,谁的小说都无法展开啊!就算你们没有这个魄力现在掏出美工刀对我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也应该问问我应该怎么解决灾难吧……?”
易鸠算是对这俩孩子绝望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狂气得不行除了女朋友谁也不宠,一个被逼急了就立刻直面现实谁跟他扯玄乎的都不信。
到底是谁派这俩人出现在他面前的啊!



TBC.

伊君:是我啊。(棒读)
易鸠:本篇OOC的大概就只有我一个人。
陈澈:我竟然还有会爆粗口的设定,不是很合理。
林曦://///////(还没有缓过神)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