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夜等待一个可爱的客人。
快请进吧。

=伊文。叫伊君或者文文都OK。
主要写写原创和日常。近期沉迷簇邪。

love=園田海未、鏡音リン、鳴上嵐、孙翔、吴邪&黎簇、药不然×许愿。偏爱二十世纪上半叶中日欧美文豪。


请不要单纯为了看同人而FO我,即便不FO我们仍能在TAG下相会。感谢你的喜欢和推荐,但更想看到你的评论XD
微博@零崎宴識 @长夜既白

想写这样的吴邪和黎簇:


黎簇拿枪指着吴邪脑门正中,眉毛拧成一个和年龄不符合的老气横秋,然后管对方叫“老东西”,手也不抖一下。吴邪冷笑一声,趁黎簇不备,一脚飞过去直揣在腹部,把少年蹬出去好几步,同时抬手打飞了手枪——那手枪在地上以旋转的姿态飞出去,“铛”地一声撞上桌脚,与此同时,吴邪另一手抓起桌上的一个——随便什么,瓷器也罢烟灰缸也好,朝黎簇劈头盖脸地砸过去。那东西碎在地上的声音和枪的撞击声一前一后地传进两人耳中。血从黎簇额角流下来,他抽痛得呲了呲嘴。吴邪上前,俯身,以冷漠至极的神情拽住黎簇的衣领。黎簇说:好好看看,这就是你在我身体里种下的妖魔。我所经受的一切,你都要一件一件还回来。
吴邪:那你可得自己来拿,小兔崽子。
然后,黎簇猛然勾住吴邪的脖子,将两人的距离极度拉紧,近到鼻尖贴鼻尖的地步,停下来。

他迟疑。口唇开启,颤抖。迟疑。
然后少年给了男人一个凶神恶煞的、沾满血腥气的吻。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