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旧梦松楸

CP:黎簇×吴邪
*R18注意。
还是走个外链。


待他们又一次面对面、别无他人地安享同一份寂静时,岁月已经过去了许多年。曾经的少年坐在铺有素白床单的病榻上,棱角清晰的眉眼俨然是成年人的模样。而吴邪站在不惑之年的当口,就这样瞧着黎簇,试图从中找出些当年稚气未脱的痕迹。他成功地找到了——或者说,他使自己相信他找到了。如果不这么想,他大抵没有勇气在这个聪明老道得过了头的孩子面前再开口说一句话。

窗外有风飒然而至。高大白色建筑物的四围绿翳萦绕,如波涛的松海在一瞬间摇曳起来。吴邪背着光站在窗口,指间夹一支烟,火光忽闪晦明,如同眼下黎簇的心情一般起伏不定。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后脑勺还隐隐作痛,并且最糟糕也极走运的是,他被吴邪捡了回来。黎簇暗笑一声,看来自己到底还有点继续利用的价值。
两人就这样,一个自顾自抽烟,一个望着风林树海,两相无言。许久,黎簇挑起了一边的眉毛——那是他不耐烦的表现。吴邪之道自己应该开口了。
“你看外面,是什么在动。”
黎簇的眉毛扬得更夸张了一点:“是树在动?”
吴邪摇了摇头。
“……那是风在动?”
吴邪没有说话,只是把烟头揿灭在窗台。黎簇看着他轻描淡写地将火星碾至熄灭,不急不缓。然后吴邪走了过来,他们之间的距离由两步缩为一掌。吴邪把手搭在黎簇的肩头。
“是你心动了。”

靠,妈的,讲大道理还附带耍流氓吗?黎簇大吃一惊,只能在对方的压迫下仰起头,有些艰难地盯着吴邪的脸——他们离得实在太近了。
“你若是要说变化,说世事无常,那的确是事实。可你之所以感到这么些年里,你的人生天翻地覆,眼前的路被划得一团乱麻,大抵还是因为你的心境不一样了。”
他抬指,戳住了黎簇胸口的位置。
“你很会机变,一直在不断地调整自己,很快地去适应眼前一切的新状况。可越是这样,有时,你反而会使自己处在一个被动的不利地位。”
被动的地位——黎簇只听进了这五个字,因为它们完美诠释了眼下自己的状态。以这样的角度,他可以看见吴邪的喉结在一侧光线照耀下的极鲜明的线条轮廓。他没在听吴邪讲话,他不想听也听不进去,他把每个字都看在眼里。
他感觉吴邪不再是以往那般颓丧阴郁的清癯,而是更加鲜活得像一个人,不是一个老谋深算、掌握全局的神鬼。两个人的立场、身份、关系,同样也变得难以界定。
他不再是吴邪计划中最尖锐的那把刀。现在他的刀锋可以为自己所用,朝向任何人,包括吴邪在内的任何人。可是他不想——那个亲口教会他一切的男人,那个在他身上种下妖魔的男人,自己即便是连身带心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也总得留一丝念想是朝着他的。
于是黎簇把目光移开,鬼使神差地说出了一句他和吴邪都没有想到的话。
“吴老板,谈恋爱么。”
说完,他感到吴邪戳在他胸口的手指都僵硬了。
“……你说什么?”
“我是说,”黎簇伸手,去抚对方的脖颈,拇指的指腹抵在男人的下颚,顺着那道淡色的疤痕徐缓地滑过去,“我对你动了心了,吴邪。”


全文点我。

评论(6)
热度(81)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