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写原创和杂七杂八的日常以及一些关于我CP酱的疯言疯语。

同人堆积处@炎天直下
微博@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2017.09.23地狱与天堂之歌

日记。先说个事:
开了个子博客@未来式迷航 ,放一点读书笔记(南方周末、三联生活周刊和kindle阅读记录)和未成型的脑洞、素材收集和莫名其妙的话,有兴趣可以关注。


说说我的生活。

高三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战争中。
有一天的06:15,我作为全校最后一个人飞奔向操场,路上一个女体育老师冲我叫,快一点。我继续飞跑,心里想着,她要不就是想我以第一宇宙速度上天,要不就是超越光速然后回到五分钟前从容地赶上——然而我做不到,于是还是跑,整个高三年级都可以看到一个穿短裤白T的姑娘风风火火地跑过去了,像风一样,像火一样。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我——我们是理强班和文强班的距离。我想大抵是没有的。
翻一翻我以前的日记,初二的我还可以记录对于一个男生的喜欢,到后来就没有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份连喜欢都称不上的感情是怎样苟延残喘了五年——头三年是活的,后两年是死的。我也不再写掏心掏肺的日记,因为不认识的follower越来越多,所以写的东西中“读者意识”逐渐占了主体。而这个博客还没有几篇文章的时候,可以看到一篇博文没有任何热度,但是评论里面全部都是小伙伴的加油鼓励的话、谈天与说梦想。恍然间我也已经离那个时候很远了。
分秒战争。
一个周六可以考三门试。我的英语能力在这两个月内呈指数型增长。以至于我在构思簇邪赛博朋克背景设定的《未来式迷航》中,有一段是吴邪在说英文,向黎簇解释“当使用母语之外的另一种语言交流时,人们会较少受自身情绪的影响,做出更加功利、更理性的选择。”时,想都没想就开始翻译:“People are less likely to lose objectivity and can choose rationally while using a foreign language,for it induces us to slow down and get concentrated by diminishing the impulse.”从句套从句的作文体——还有像utility、linguistic background这种词还源源不断地从我脑子里蹦出来。然而你让七月的我来写,我一个字都翻出不来。现在的英语老师太狠了,以至于我常常在吃午饭的时候给2班的友人背演讲/阅读原文(比如最近是乔布斯的Stay hungry,stay foolish),然后同一桌的不认识的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我。

一天上数学课,突然感到眼睛看不清了,当场就像黛玉一样两眼含泪,喉咙疼得不行,感觉自己在一天天的,一个个零件废掉。有一个友人,她现在颈椎非常不好,在课桌上架着病床上那种小桌板,根本没法低头。暑假里上完一堂很累的英语课后,她靠在另一个友人肩上哭——太疼了,太难受了。当时我们整个班的气氛都是不对的。
还有一个姑娘,严重脱发到不能扎马尾,每周要给头皮浸中药。
所有人都是不容易的。有的时候真的没有资格说自己痛苦。

你说说看,高三不是是脱一层皮,从蛇变成人精的故事。


这周想了一个故事,叫《3094审讯室》,两个男主角分别叫叶狩和杜纯——一个看起来丝毫没有攻击性的人和一个丝毫不纯的人的故事。刚看了场电影,就那个看不见的客人,看完回来这个故事的剧情复杂度已经翻了一倍……如果真要写出来,可能就是我今年最好的一个故事了。下周运动会,争取在学校里码出来——运动会我还要穿唐装(开幕式晚会)和JK制服(几个姬友约个破产三女神的片),真真是最后的疯狂了。

希望越来越好。

评论
热度(4)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