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BR0394审讯室

赛博朋克设定的一个原创。全是对话和回忆杀。
写了一半十分艰难,先扔扔,鬼知道会不会写完。
祝阅读愉快。


———————————
“叶狩,男,24岁。”
“2307级西凌江国立军事学院毕业生,2311年4月调派至'炎鹰'计划作战前线,并于同年9月脱离中央监控总网络,之后的一年内行踪不明。现已被巴比伦本部回收。”
“以上信息确认无误吗?”

电子合成的女声安静下来,他感到在大脑里穿行的蛇终于停了。对于一个长期倒退回原始状态的逃亡者来讲,这立体环绕音足够实在。他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全息屏幕上显示的两年前的入职证件照,不动声息地瞪了瞪眼。22岁的青年还长着张显稚幼的脸,白白净净写满了拘谨和怯懦。他没法儿看见如今自己的模样——苍白得像DM016型家用机器人表面没上涂层的时的质感,病态中带一点死灰。他已经超过36个小时没有合眼了。他们在他的神经系统上动了手脚。仿佛安装了一台大脑内置的强光投射机,他每次将要坠入沉眠时,颅内的强光风压便即刻将他震出去,使他被悬挂在清醒与梦境的边境线上。
他侧过头打量四周。这是一个纯白的房间,四壁上有暗灰色的流水型花纹,一切都笼着象牙白的微光。他斜躺在一张皮质的椅子上,像是上个世纪的牙科患者,而牙医的钻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其实他并不能过确定这是一个真实的房间,或许自己只是被连上了意识读取网络,任由他人窥探自己脑内的想法。但是两者并无本质差别——他们想知道的,总都会有办法。
“以上信息确认无误吗?”
电子音再一次从他的右耳穿进去打了个回环。他皱眉,心里暗骂问自己有什么用。他舔唇,刚想开口,另一个人的声音打断了他。
“确认无误。”
是个好听的男声,温和而略带沙哑,很容易给人带来亲近感。他在心里这么评价道。但是,作为一个审讯员,这声音似乎缺少了点魄力。
“认证完毕。”
他感觉大脑里的异物入侵感逐渐退去。
那个人清了清嗓子,他可以想象出那个人把头转向他的样子。
“那么我们开始吧,叶狩。我希望一切能很快解决,所以你最好不要把事情弄糟。”
不可能,他想,没有比落入巴比伦体系更糟糕的事情了。
但是他还是冲他认为监控室所在的那个角度点了点头,甚至还笑了一下。他已经很久没笑过了,所以这个笑有些牵强。不过那个人显然不介意——听觉通道里清晰地把那一声带着笑意的短促鼻音传达了过来。
“很好。那么我现在需要你辨认一个人。”
眼前灰蓝色全息屏幕上的内容切换了,那是另一个男人的图像,和方才那张证件照上的叶狩穿着相同款式的制服。不过与叶狩不同,他的面孔是很有锋芒的那种帅气,笑起来像一把银亮亮的匕首朝人晃荡。
他浑身一震,几乎从那张“牙医的诊疗椅”上坐起来,但是没能办到。
“你认识这个人吗?”
“我……当然认识。他叫杜纯,我们在军校是同级生——同班同学。”
“哦,那你们关系如何?”
“不能再好。入学考试的时候他就坐我右边,后来还被分到同一个寝室,三年里没有换过。”
“就这些?”
“还有很多,但是没必要对你讲。”
“讲。”
“他到底怎么了?要调查他?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你不知道他干了些什么吗?”
“……我不知道。”
“那你又怎么知道他死了?”
“朋友告诉我的。”
“朋友?真不容易啊,你还有朋友。”
“我有没有朋友关你屁事。”
“呵。”那人很轻蔑地笑了,“讲吧。”
“什么?”
“讲你和他的事情。”停顿,“我想听。”

他长呼了一口气。
“我们一开始并不是很熟,是他先跟我搭的话。杜纯这个人某种程度上算是很自来熟的,但这一点上他把控的很好,不会招人讨厌。不过他只是对他想要接近的人自来熟,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他其实是很难接近的那种冷漠的个性。所以他在我们那一届是个传说。他每方面都很厉害,但是唯有一点非常奇怪——他从不用枪,根本没用办法扣动扳机的那种。也许是创伤性后遗症,总之他一直下意识地把枪当作刺刀或者棍棒来使。”
“这样的人能当兵?”
“杀人的方法有很多,枪只是其中顶顶不堪的一种。”
对方没有说话,若有所思地沉默了。



TBC.

评论
热度(4)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