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哎,其实一切同人创作,都是一种现实性的“龄官划蔷痴及局外”。
那两个人的爱憎恨怨别离都与我无关,我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们。落雨了,我跟他们讲,小心别着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半身都已淋个湿透。我走回我的怡红院,丢了魂似的,想他们。

只不过到头来,总是各自得各自的眼泪罢了。

评论
热度(4)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