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他下意识地去口袋里摸烟,却发现烟盒已经空了。于是他无声地看少年一眼,对方立刻开始在衬衫和外套口袋里摸索,最后是牛仔裤——哪里都找不出半根。
于是少年干脆很颓败地蹲下来,路灯下两人淡淡的影子嵌在柏油马路里,冥顽不化的漆黑。
“已经没有烟可以抽了。”
少年的声音沉在夜色里。
“但你还有我可以爱。”

晚风把他们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他咬着下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评论
热度(11)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