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夜等待一个可爱的客人。
快请进吧。

=伊文。叫伊君或者文文都OK。
主要写写原创和日常。近期沉迷簇邪。

love=園田海未、鏡音リン、鳴上嵐、孙翔、吴邪&黎簇、药不然×许愿。偏爱二十世纪上半叶中日欧美文豪。


请不要单纯为了看同人而FO我,即便不FO我们仍能在TAG下相会。感谢你的喜欢和推荐,但更想看到你的评论XD
微博@零崎宴識 @长夜既白

孤岛浪漫

我就像基督山伯爵,每周从群山环绕的孤岛里逃出来。只不过他是装成尸体,而我是真的尸体,只有半死,大抵不活。一天考试接近六小时,考完数学全部都失了智,我是谁我在哪,灵魂装在麻袋里拖出校门。到家做回人,来校继续行尸走肉。
今天读《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秋日正午阳光极好,夹在午觉与数学考试间看。我以为它绝对应该买实体书看,但我有什么办法,我用kindle翻完第一章,仿佛计划经济时代有钱却买不到糖的孩子一样痛苦——这儿就是个物资匮乏的孤岛。学校里只有一个书吧,进的什么书,什么都有,但是要卡尔维诺还是梦太美。你可以向它订书,往一个小本子上一写,但不是大热门基本也不会进货。可我确是只有这条路——“高三”是个时间维度的孤岛,不要想让妈给网购半本书,你高三了还读这个,还有时间读这个,《里尔克诗集》都是不行的。史蒂芬·金说书是移动的魔法器,我看分明是虚渊玄世界观下魔法少女的灵魂宝石,没了就死。幸好我还有现代科技,暂且苟延小命,活一天看一天学一天考一天,英语国语的作文把每个人都搞成应试文豪,满腹徒有虚名的经纶。

回来时买了盒超值装的麦斯威尔,似乎可以喝一个冬天。明年把花花肠子倒出来看一看,是红的还是咖啡色的。

昨天说的那个晚上八点左右发,我怕现在发了没啥人看到。还有你们为什么要给那两篇随便说说的东西点红心啊,搞得我都好像要舍不得删掉了——这么喜欢我的吗(´-ω-`)

现在出去消消食,买杯熊猫奶盖乌龙茶嗑嗑,晚上肝个簇邪的短篇,还有老样子的长篇。生了口腔溃疡,饭都没吃几口。
疼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