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我喜欢名字里带“宴”字的人。

半夜聊天,忽然很怀念《神的平衡器》,那里面的主人公叫苏宴夜。
宴夜,像是夜宴倒过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用“像”。因为这个少年,当初我给自己的故事的主角也起名叫宴烨,完全相同的音,第二个字不一样。
宴。历史就是人肉的宴席,很长很长的桌子,雕花高背椅,各色珍馐横陈,灯光烛火,人把自己藏在层叠累赘如蛋糕的礼服里,大声笑,高举酒杯。
名字里有“宴”的人,我觉得他们更加能够读懂人间宴席的法则,他们知道如何处理样式不一的三套刀叉,他们喝汤时勺子的动作是优雅的,他们喜欢这场游戏,微微笑着,带着心疼。
宴夜像是把冠冕堂皇的高雅全部倾倒,重塑一个新世界,那是属于我们的星球。
而宴烨。宴是海宴河清的宴,烨是明亮的火光。

这场宴席是不会散的。

评论(4)
热度(6)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