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宿命论

银帕。大赛前设定。
假想了两人的初遇。


———————————

他们从最后一个中转站前往报名点的交通工具是艘破破落落的飞船。检票停止前几分钟,许多人拥在船身一侧的舷窗边,隔着玻璃同家人和朋友作最后的道别。帕洛斯百无聊赖地将目光扫过那排风情各异的屁股,不屑地打了个哈欠。上船时他和海盗团的其他人走散了,此时孤身观看着这般嘈杂而温情十足的场景,他只是揣测着哪一个将会是他未来的猎物,哪一个又是他未来的敌人,剩下的半缕心思,则是有些不平地想对准每个愚蠢的屁股踹上一脚。
他给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左上方的灯很明显接触不良,在忽高忽低的聒噪声中明暗地闪,闹得他有些心烦。他双腿一搭,手抱在胸前,四下扫视,忽然那灯“呲”地拖出岌岌可危的悲鸣,冒出火花,闪烁着陨灭在了昏暗浑浊的空气里。这下他终于发现那儿还坐着一个人。帕洛斯瞳孔猛然一缩,露出略微惊讶的表情。
那人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几乎将他完美地隐入了深邃宇宙的背景色中,就算是帕洛斯也没有第一时间感受到他的存在。可是一旦将目光落在这个人身上,便很难再移开。他身着黑白两色的战斗服,发色雪白,身材颀长,浑身的肌肉线条很是精悍。这无疑是一具经历过多年高强度训练的身体——它属于一位当之无愧的战士,一个靠杀戮为生的人。而最为特别的地方则是那个人的眼睛。他的瞳色很淡,但却极亮,帕洛斯甚至觉得将它们比作探照灯也不为过。每个擅长说谎与伪装的人都讨厌明亮的眼睛,也讨厌暴露在这样令人无处藏身的目光下。但帕洛斯对上那双眼睛时,所感受到的绝不是单纯的抵触。他仿佛被攥住了,那双眼睛无声的质问带给他莫名的恐惧感。从那里分明可以看见光,但一瞬间,帕洛斯感到他好似在凝视一个黑洞,一个深渊。
是个厉害人物,他下结论道。随即,轻佻的弧度在他的嘴角勾起。帕洛斯换上了他所擅长的社交性笑容。没有人可以拒绝一张好看又带笑的脸,它可以使猎物放下戒心,也可以赢得强者的接纳。
“嘿,怎么,没有家人朋友为你送行吗?一个人?”他支颐倚在桌上,往那个人的方向靠过去。
对方不为所动,那目光凌然,似乎他眼前的人只是看不见的空气。帕洛斯并不气馁,继续道:“嗨,没必要那么拘谨,宇宙那么浩瀚,我们能在同一颗星球、同一架飞船上相遇,这一定是命运,不是吗?同我说说话,不会对你造成什么损失。况且,我们两个不都正好都没个伴吗。”
说完,他又笑了,好像对自己这番说辞非常满意。一个高超的欺诈师首先得骗过自己,现在他自己也有点儿认为这次相遇是某种命运了。大赛还未开始,但每个走到最后的人都必定在某个时间点相遇,刀枪相向或是暂时联手,但最后总会有一个人踩着另一个人的尸体过去。所以,挑选能为自己战斗的刀,或者选择一个人,成为他的刀,让他把持你,这又是另一场关乎生死的战争。
帕洛斯给自己加了满满一堆内心戏后,对方仍然毫无反应。他终于坐不住了,心想难不成是语言不通?紧接着,那种星际海盗特有的高傲与无所畏惧促使他朝那个人伸出手,想要撩拨一下对方翘着的一撮白发。
一股不容反抗的力量箍住了他的手腕。帕洛斯吓得浑身一颤,想要挣开对方的手,但他的力气远被那人压倒。他蹙眉,紧紧盯着那双眼睛,对方终于缓缓开口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是哪种人?”
哇哦,还挺有文化,帕洛斯眯眼,心想我既奸又诈还是星际海盗,这位先生想要哪种?
“别这样。现在大赛还没开始,我们没有理由针锋相对,以后的路还长着,交个朋友也没什么不好。”
“你凭什么认为,你有资格和我'交个朋友'?”他把帕洛斯的手按在桌上,令帕洛斯觉得自己刚刚结束了一场长达三天三夜的扳手腕,肩膀都酸了。他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就很有可怜兮兮的委屈调子了。
“难道,和你说话还要交入会费不成?我走遍了三五个星系,这种稀奇事儿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那么你现在见识到了。”对方的语调仍然冷淡,但却因为对话内容的无厘头而凭添了一分微妙的意味。帕洛斯甚至觉得对方的嘴角不经意间勾起——那是一个笑容。
他尝试在惊艳和惊悚之间选择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它,但最后被那双“探照灯”看得思绪全无。该死,他的眼睛怎么这么亮啊。
“哼,但愿我以后不要再见到……”
“不,你会再见到我的。”他说。
帕洛斯愣住了。就像他方才说的一样,这一场诡异至极的相会是命运也说不定。也许,将来,他们会再次相遇,然后,他们中的某一个会死在另一个的手上。
无法拒绝,也无法逃离。
帕洛斯心中寒意四蹿,一种恐惧混杂着兴奋裹挟了他,使他把那个自信的笑容维持下去。
“那好吧,我们会再见面的。”



我们会再见面的。
宇宙深蓝的远景在他们背后铺开,星海无边无际。在亘古永恒的时间里,他们活着,在此刻相遇。

是命运也说不定,是诅咒也说不定。后来,帕洛斯在初赛的排行榜上看见了当初那个人的名字,又看着他从第三位忽然消失,再无踪迹。再后来,他在迷宫里看见了他。

“原来你还没有死,银爵。”
帕洛斯咬下最后一个音时,他感觉自己刚刚躬身拥抱了命运。


Fin.

评论(3)
热度(68)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