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写原创和杂七杂八的日常以及一些关于我CP酱的疯言疯语。

同人堆积处@炎天直下
微博@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写写自家儿子!

————————————


冬天,飘小雪,蛋糕店。

梁与歌和黎江坐在靠窗的位置。黎江捧着杯海盐奶绿,有点烫,一小口一下口地啜饮着,两眼看窗外。车流灯光在夹着雨的风雪里闪闪烁烁,人群来来去去。又是一年。
梁与歌手里的泡芙是黎江付的钱,所以尝起来又是不同的意味。他咬着舔着走着神,忽然发现黎江把目光收了回来,正有点好笑又欲言又止地盯着自己。
“你嘴角……”黎江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一下。
“噢。”梁与歌懂他的意思了,“一般这种情况,不是应该你主动帮我舔掉么?”
“小说看多了吧你。”黎江有点惊讶,“况且这个'一般'用在男女朋友身上比较合适。”
“你不就是写小说的么?”
“是,可是我不写这种地摊文学。”
梁与歌盯着黎江的眼睛,几乎有十秒钟,然后无可奈何地泄了气:“好吧。”
他用小指抹掉了嘴角的奶油,自己抿掉,眼神里有点幽怨,好像万圣节扯着人衣角要糖的小孩子。黎江看他这样子,有点过意不去,心情很复杂地动摇了一下。
然后他忽然起身凑过去在梁与歌嘴角啄了一下。
光速接吻。光速归位。
梁与歌脑子里刷地蹿过一缕电流,猛地眨眨眼,就看见黎江红着脸把头扭向一边,手支着脸,似乎是想挡掉脸上的表情。
也太可爱了吧——比牛奶泡芙还要甜。
“谢谢。”梁与歌感觉被吻到的地方还残存着温热,“这算是新年贺礼吧。”
“你还真是容易满足。”黎江不看他。
“那么,我能申请回个礼么,黎先生?”
“不行。”
“那……”梁与歌伸手过去,扣住黎江的下巴,把他的脸扳向自己,“我只好强买强卖了?”
“你个臭小鬼是要造反么……不行,不……!”
他说不了话了。


蛋糕店,小雪夹着细雨,冬天的风。
他觉得有点甜又有点心酸。


评论(1)
热度(5)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