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一个早晨。




黎江盘腿坐在地板上,周身摊着书,他把一碟CD滑过去:“K.545Sonata,谢谢。”
梁与歌捡起来看了看,粗制滥造的外包装,封面上的图画有些年头了,头戴假发的音乐家正透过昏黄的岁月凝视着他。他把碟放进那台价格不菲的音响里(它们怎么看都不匹配),连续按了好几次右键:“你喜欢莫扎特?”
钢琴声环绕在清晨的房间里,黎江很惬意地微微眯了眼睛:“莫扎特是我的第一个老师。我妈妈说,我小时候闹腾的时候,她便给我放莫扎特,我听了立刻就安静下来。”
“所以这是你小时候听过的碟?”梁与歌吊起眼角,问。
“傻也得有个限度。这么多年我怎么可能还留着?”黎江捡起一本书,心不在焉地浏览着,“这张碟是我读大学的时候买的。那里有一条街,全部是音乐,钢琴、提琴……你能想到的所有乐器。附近是音乐学院,街上走着背着吉他的学生,简直就是中国的维也纳。我路过一个小店,那儿像摊盗版电影光碟一样摊着各种各样的古典乐CD。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店铺——于是就买了一张,正好是莫扎特。”
“我很佩服你,总能把屁大点事说得像诗一样。”
“我们相处也不少时间了,你什么时候能不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小鬼?”
“不可能。永远别想。”
“哼。”

他们别开脸。钢琴曲继续播放下去。




———————

我妈妈说我小时候一听莫扎特就安静了。莫老师和小时候的我是心意相通的呢!

评论
热度(1)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