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我三天两头地移情别恋,文学的地图满世界跑。上周我在里尔克的玫瑰园里坐着,济慈来涵请我喝下午茶,后来安徒生敲窗:Come on,我们去旅行!遂出,没走几步,被陀思妥拉走,彼得堡寒风呼啸(耳机里莫扎特的Sonata一直响着呢),期间望着雪,吟两句白乐天,寄人间一场飞雪满头。

最后我发现背包里一本木心的文学回忆录,每一站都标记好,是我走过的路。
(高中三年,从开头读到结尾,一遍遍一次次一直读的,是那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只是秋不借,人不还,时代已是隆冬的黑夜。)

评论
热度(9)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