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九、三、五。

我厌恶别人尝试分享、理解我的痛苦,尝试与我共情,我拒绝别人对我的痛苦点头说“我懂”。痛苦乃是唯一的高贵,请问您何德何能认为您配得上我的痛苦呢?猫有九命,狡兔三窟,五马分的尸体每块都有不同的疼法。人大多会经历地狱,都会被生活以红砖拍脑,热油洗面,而对于种种苦难的感受又都各异。您理解不了我的痛苦,您只是感到我表达的痛苦是一种美丽的东西,才亲亲热热地贴身过来承认它,使它好像也变成您思想的一部分。但它是垃圾,您要知道,文字只是这种痛苦排泄的产物罢了,它被美化,文学化,成为珠玉玲琅的装饰品,成为皇冠上的宝石,它是为了炫耀痛苦的高贵而存在的。宝石相较于皇冠所代表的权利来说一文不值,而表达痛苦的文字在痛苦力量本身面前也是渺若草芥的。您不应该因为别人的珠光闪落在自己的脸上而如获珍宝……您应该找到自己的力量。这个力量是首先不要向他人的痛苦臣服。


普世的爱是相通的,这种爱可以使人类连结成整体,但只存在这样的愿望,存在阿辽沙和佐西马长老,不存在人类和解的爱的世界。

爱与幸福有时只是不可企及罢了,但痛苦与不幸是复杂的、神性的。《安娜·卡列尼娜》全书的第一句话就告诉人们,幸福的家庭大同小异,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痛苦是多么肮脏又神圣美丽的东西,它是多元的,是物极必反的,甚至是二律背反的,您不能把它看得太单纯,太片面。


我也很想说痛苦是没有高贵和卑微的区别的,痛苦本身就是一种高贵,国王的痛苦和乞丐的痛苦都是平等的……如果要承认这种前提,那么我不得不说,您所拥有的根本就不是痛苦。

这也许是一种傲慢——这绝对是傲慢的,但我本来就不善良,我既然无法抗拒地站在了高底俯视,那么我就不会去理解您对我的苦痛的联结,我是不承认的。





以上论调已经被部分推翻,具体详见三月底的一篇博文对于痛苦联结的解释。

这篇具体就是讲,我是真滴很痛苦,我因为痛苦而写下滴东西不是用来给你大呼小叫“写得好好”的。

评论
热度(9)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