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如神所言

考试期间创作的爱情故事,Dandy爱上Lesbian。
写了个开头。






陆鸣十八岁之前的人生如堂堂溪水,闯过一村又一村,不料一朝流水落花春老尽,他透过书脊与书脊之间小小的窄窄的一眼,看进去就拔不出来,死心塌地的阴沟船翻。
图书馆阴冷,他望着女生翻书,声音像纸落刀裁,令他把往日花红酒绿的罗曼史都割了去,圣洁的心一片茫然。女孩子好看,绸缎黑发衬白珍珠耳钉,卫衣外罩件飞行员夹克,单薄身子细细的腿。手中书塞回书架,陆鸣定睛一看——《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瞬间灵魂归壳,叹着这是朵高岭花难摘。女孩子漂亮的手弹钢琴般点过去,他看她渐渐走远了,心里琢磨着图书馆邂逅太俗太老套,出门回身就给舍友发了一段滤镜死厚的外貌描写。
舍友姓黄名晓峰,人称黄疯子,深藏不露的情报贩子,思春期少年的心灵之友。黄疯子办事效率极高(前提是请吃饭),陆鸣前脚踏进宿舍,疯子转过椅子嘴皮开八。黄疯子搜集信息齐全,从最基本的名字(李铃泽)、年级(和他们同级)一直到爱喝的饮料(海岩奶绿等)以及喜欢小猫还是小狗(喜欢狗狗)。陆鸣认真记笔记,落笔刷刷刷,脑内大好前程光明无限。
然而平庸俗套的爱情故事不免有些峰回路转的波折。黄疯子拖长音调,将白日梦扼杀在摇篮里:可惜,人家喜欢女生。陆鸣没反应过来,嗯,喜欢女生,还喜欢啥……wait,你什么意思?疯子一脸悲天悯人,点点头: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陆鸣手里的钢笔“啪”一声摔了个花团锦簇。

故事发展到这里似乎陷入死地。陆鸣好丧好丧,钻进蚊帐给自己买了一堆陀氏托氏,划拉着Kindle进行一些自我升华。接下来的三天人人都说我们陆小帅哥有点不对劲,一副丢了魂的样子,吃饭白粥搭肉松,说话不对题,上课在笔记本里画小猫咪。谁也不知道他的心早已像娜莎塔霞扔进火堆里的十万卢布一样着了火,早晚死成灰。只是这挫灰有时候还会想想那位白玉无瑕有如雪洞里钻出来的小兔一样的美少女。
陆鸣魂游天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走在校园外,右手边一家星巴克的窗玻璃映出自己的影子。他侧眼看了看,浑身一颤,不仅看见了自己一副颓唐相,更是透过那具皮囊的虚像看到了里面的人——站在柜台后面的,不就是他朝思暮想的雪兔兔美少女吗!子弹一样的幸福击中了他,令他险些在窗玻璃上磕出两行鼻血。

命运女神说,我要你爱其人而不得。
陆鸣点点头。
命运女神又说:但我要让你多看两眼。

于是陆鸣就推门进去,走进一桩穿心扯肠的爱情里。


TBC.

剩下的还没写完,但是很病很变态。
大家知道我一模考了400分吗!甚至可以冲复旦!
祝我继续加油!

评论
热度(4)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