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陆炎。叫小陆/炎天都OK。
你可能看到的内容:
文学小论文、瞎几把扯淡日常、关于我CP酱的脑洞、酸不拉唧心灵小语、狗血原创。
文章请勿转载。

同人堆积处@炎天直下
微博@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QQ:1367579147(欢迎来搞!

狗血

一个坑,先扔一扔。
《如神所言》姐妹篇。




晨练的时候,一个狗把顾焰的早饭叼了去。狗子只吃煎饼,豆浆碰翻在书包上,浸透了里头装着的两本博尔赫斯。小径分叉的花园、遇见海的浪漫、现磨豆浆和塑胶草皮都在操场一角等着他。顾焰蹲着朝狗子怒目而视五分钟,被陆鸣连劝带哄拖回教室。
顾焰身高一米八,跳起来两米一,正当十八岁大好年华,因为区区一狗吃了鳖,义愤填膺地在储藏室里跺脚,妈的,那两本书还是管女朋友借的。
陆鸣忽闪着一双小鹿般清澈的眼睛,徐徐同他讲述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的道理,最后拍了拍他的肩,问,我的面包要不要分你一半?
人铁饭钢,顾焰大早上折腾一番早已饿得快昏古七,于是把血海深仇撂在一旁,爽快道:要的。

不想陆鸣一语成谶,中午脸上顶着半个巴掌印在教室门口与上身湿透的顾焰欢乐相遇,两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顾焰(用手指将湿淋淋的头发往后梳):你女朋友居然打你?
陆鸣:可不是。你家那口子不还泼你一脸水?
顾焰(甩水):我放你妈的屁。
顾焰气急败坏:我刚想去书吧随便买两本书以示弥补,不知道哪个宿舍在洗纱窗,他妈的泼我一身。
陆鸣:看开点(擦脸),这说不定是恋爱圣水——你上楼找人算账了么?
顾焰:找了,可是书吧楼上是高二男宿舍啊!
陆鸣:……我知道你恋爱观一向开放。
顾焰:你是不是直着说话不腰疼?
陆鸣:可是我脸疼。
两人相顾无言。
(泪千行也没有。)

第二日顾焰把早饭的塑料袋挂在了球门上,狗仍趴在树下,大吃大嚼不知谁的手抓饼。狗的毛色让他想起班主任的头皮,于是他冷着脸向狗比了一个中指。
那天下午他找到班主任严正控诉了学弟的恶行,两人在教室后部亲切交谈,四周竖了一圈好事的耳朵。
班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油腻瘦猴,前不久在教务处捞了个小官当,头发也就白了不少,不知到底是致力于教育事业一夜吹雪,还是机关算尽地想要往上爬以至于颓然苍颜。那三七分的头发如摩西开海,锃光瓦亮露出一线头皮,大有向两边四散开去的架势。
顾焰高他大半个头,居高临下盯着那感人的圣迹,心说,你好像一条狗哦。
狗说:喔唷,正好泼着你啦?那倒是蛮好玩的。
顾焰脸上笑眯眯,心里WCNMLGB,好言相求:您可一定得帮我把那孙子给揪出来。
狗贱贱一笑:好的。
这时操场上空飘过一片云,形似仓鼠,一点一点吃掉光,投下影子。顾焰被风裹起来,觉得这个世界好荒谬好荒谬,人活在世上却整天被狗骑在头上拉屎撒尿。云移开了,金色阳光下彻,照得他忽然眯起眼睛。
等等。
他看见有个傻屌在狗五步远的地方缓缓矮下身,手里大概是根火腿肠。居然喂狗。男的傻屌。女生同情心泛滥去便宜野狗到还不算什么,可是男的这么做可真心吃饱撑。这小孽障即便没人喂也照样会偷会抢,兄弟可省省心吧。
“就算你盯着狗它也不会把早饭吐给你的。”陆鸣勾住顾焰脖子把他的视线拧回来。
人群来往,他忽然看见那个傻屌偏过头看了他一眼。
有点眼熟。在哪里见过?
顾焰被陆鸣拖了几步,自己在心里翻个白眼,大概在我梦里。

班主任向他激情汇报:我已经联系他们班老师了,我跟他讲,最好叫学生过来道个歉是不是。(摸鼻子)他会去和那几个学生说的,你就等等看吧!
顾焰说,行。
说这话时,他还在想,在哪里见过呢?
新时代青年多少有点毛病,顾焰的毛病之一就是记忆强迫症,想到什么就要立马记起来,记不起来可以让他难受到失眠。曾有一次他和陆鸣夜聊因记忆偏差而大起争执,最后破门而入隔壁宿舍借到手机百度了答案才算罢休。
记忆力差偏要有强迫症。顾焰自嘲自解,倒也任由这个念头一整个上午在他脑内飘荡。他回放了几遍那个偏过头来瞥他一眼的神色,在第四节英语课上忽然意识到那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表情。这个意思不是对方的意思,而是自己的意思,是自己有意思。
英语老师敲敲桌子,顾焰,What are you doing?
顾焰收了笑——换了一种讨好的微笑,冲老师展颜:没什么,老师。他笑着笑着,忽然感到一种催心蚀骨的兴奋从脊椎里窜上来,他想起来那个人是谁了。

顾焰再一次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云朵像是鲸鱼,喷吐着巨大的阳光水花,奇妙的光影效果,玻璃窗把他嵌在画框里。
这番话没有任何夸奖意味,顾焰热爱自然,不热爱搞事的小鬼,只是这一幕太似曾相识——当409宿舍一个男生堵在门口矢口否认时,他无意间瞟到宿舍里靠窗站着的人。天很蓝,外面是亮堂的光,宿舍里很暗,光与暗的两方夹击把他的脸描摹得半明半昧,五官的线条很漂亮。
……不对,还是夸他了。
那人的目光在班里的人头中搜索了一会儿,定在顾焰脸上,然后,没有任何歉疚或者不安的感情,他冲顾焰勾了勾手指。
干什么,打架啊?顾焰冷笑一声,撑开桌子走出去。

顾焰往外一站,立刻感到腿软,因为背后爬满了班里女生热切的目光。他回头瞪一眼,以学委为代表的姑娘团体冲他飞一个诡异的微笑。剩下的是陆鸣满脸淡然:恋爱圣水的事情绝对不是我告诉她们的。
顾焰无可奈何,回身朝学弟比了个“我们借一步说话”的手势,对方会意地点点头。于是两个人就朝拐角处走去,背上射满好奇的目光。

两个人站定了,谁也不说话,似乎开始比赛起来谁的眼神更凶狠、谁的表情更不屑。憋了一会儿顾焰败下阵来,于是道:
“你们宿舍就派你来道歉?这业务能力太差了我退货成不成?”
对方咬着嘴唇,顾焰从他的嘴角读出29%的尴尬和70%的不耐烦。
“不好意思,给学长添麻烦了。我舍友不知道这事儿,所以那个时候否认了,不是有意要逃避责任。”他停顿一秒,“水是我泼的。”
“哦,所以你现在是来负责的?”顾焰双手抱胸,挑眉道。
“……是。”
“那拿出点诚意出来——请学长我吃顿饭吧?”
“好。”对方有些意外,但还是一口答应了。
怎么乖得跟狗一样。顾焰眼神在对方眼角眉梢兜兜转转,忽然计上心来。
“哎,我跟你明说了吧。这泼着我事小,但那个时候我手里拿着两本我女朋友借的书,全给你泼湿了,当天晚上就吵分了手,这事儿你想怎么负责?”
学弟没想到还有这档子事,脑门上青筋一跳:“难道还要我帮你续弦?”
行吧,原形毕露,什么狼崽子语气。顾焰定了定神,还是决定继续忽悠下去:“这到不用,不过,意思意思还是要的。”
“所以?”
“所以,多请两顿吧?我精神损失这么大,多敲诈一点合情合理的。”
“你……不明说是敲诈我还能接受一点。”
“这么说你算同意了?”
“我还能不同意么,毕竟理亏。”
顾焰笑笑:“算你小子识相。今晚食堂二楼门口等你。”说这话时,他绕着人走了半圈,在人肩胛骨上轻轻敲了一下,“慢着,饭卡留下,我扣押。”
他把手搭在对方肩上,摊开。学弟叹口气,缴械投降。
顾焰把卡在掌上把玩了两下,但手仍搭在对方肩上。他看了看卡背面的字。
“薛子源。”
“嗯。”算是回应。
“是个好名字……可惜,不能竖着写。”
“你信不信我会过肩摔?”
“哈,信的。”
顾焰笑起来。可真他妈是个孽源啊,他想。


薛子源觉得自己就是作孽。
他远远地看见顾焰等在门后,已经无聊地阅读起了小白板上的无营养内容,见他来了,颇调侃地上下扫他一眼,道:“我等个女朋友也不用那么长时间。”
薛子源没回话,一是他不想和顾焰贫嘴,二是他觉得回什么都很奇怪。
“幸好我不是你女朋友。”“你这语气倒是很像女生。”“那你去找你女朋友别找我。”
还不如闭嘴。
薛子源考量了一下,直接问了他想要吃什么。
顾焰报了一遍菜单,从正餐加料到饭后奶茶布丁一应俱全,说完就很大爷地找了张桌子一屁股坐下,把卡丢给薛子源示意他买来摆席。薛子源冷着脸走去买饭,顾焰就支颐倚在桌上看他的背影。
他前面站了个女孩子,这么一比他的身高该和我差不多吧……还是高一点?啊,后面排了个胖子,只看得见半个脑袋了,小孽障你怎么这么瘦啊。
顾焰托着腮思维漫游,忽地有些内疚。毕竟这么大手大脚的一买,也得刷掉个二三十,都够平常吃三餐了。薛子源回来时顾焰还在瞎想,他把奶茶和布丁往桌上“砰”一放,吓得顾焰抖了下肩。
“喂——”
“你吃着,我走了。”薛子源把肉光四溢的盖浇饭往顾焰面前一推,说到。
“你不吃?”
“我又没说要和你一起吃晚饭。”
“我他妈是让你请我吃饭,不是让你帮我付钱。”顾焰又好气又好笑,“你又不是送外卖的,就算送外卖的服务态度还要好点呢。”
“所以你不是缺钱,而是想找个人使唤使唤?”薛子源面色不变,但是眼神一凛,明显压着点怒气,“想找个人玩玩?”
“是吧,我看你也不心疼钱,就是欠点教训。你学长我就来给你上一课,省得你以后再去祸害人间。”顾焰抄起筷子,歪头看他。
“你……”
“别你你你的,我叫顾焰,火焰的焰。你说巧不巧,我他妈的是命里被你兜头浇盆水。”
“……”理亏。
“你要走也行,但是明天中午你还得来——诶,真走了,你有胆气啊。”
薛子源不理他,甩下一个毅然决然的背影,留顾焰一个人怅然若失。
这个怅然若失不为别的——顾焰转头看这一桌吃吃喝喝的,愁眉苦脸。
我哪里吃得完啊。

顾焰扔了大半杯奶茶,拿布丁送了女同学,被左邻右舍大呼小叫地调侃:
“天啊你是被小学弟包养了吗!”
“顾焰你是不是真名叫顾里来着。”
“焰焰真实塞翁失马了!!!”
顾焰挂着营业式微笑,一路以guo jia 领dao人姿势招手走回了座位,陆鸣回头叹道:“我本来以为我们两个突发单身狗可以结伴一起吃饭的,结果你就扔下我一个人。”
“我有学弟了。”
“哦。”陆鸣淡然,“你看看你座位上还有个surprise。”
顾焰低头,发现是一盒三明治,上面还贴着个粉红色的便签纸。“谁送的?”
陆鸣:“我原本也以为你那么快就桃红又一春,结果发现,还是你爱情圣水那档子事。”
顾焰阅读了一下便签,眼前出现一个眼泪汪汪的小学弟:
“对于这次意外,我感到非常非常的歉疚!”
“如果因为这影响到了学长的高考复习,那我就是千古罪人!”
“一点小礼品聊表心意
”“409宿舍徐逸风 跪奉”
顾焰皱眉:“怎么回事,小孽障不是说水是他泼的么,怎么又窜出来一个道歉的。”
“宿舍里没通好气吧,一个要袒护另一个,站出来被你宰,结果原来那个没搞清状况又来一次。”
“那么你是说,薛子源是要袒护这个徐逸风才故意说是他干的?”
“可能性很大。”
顾焰冷笑:“他图个啥?”
陆鸣冷眼:“人家好心。”
顾焰哼了一声:“就他还好心?臭着一张脸不知给谁看。”
“那是你的问题,你也没有诚心待他。”
“哎你有脸说我?你!有!脸!你他妈被女朋友甩了之后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你觉得就只是缺个陪吃饭的人罢了,就你这样还说我无情无义?”顾焰本身被薛子源弄得心里一团乱麻,这下子被陆鸣一点更是炸了毛。
“我从来都没说你无情无义,你自己要承认那我也没有办法。大家都是人渣,你谈过的女朋友也够组个SNH48了,也没见你哪次真情实意。稍微有点自知之明。”
陆鸣不和他废话,转过身把双腿一搭开始背英语。
“不是,我他妈没想跟你吵,我为什么要为了这种破事和你吵架?”顾焰戳戳陆鸣后背。
陆鸣不理他。
顾焰继续戳。
陆鸣脸对着书:What are you doing you fucking A-hole!!!!
顾焰停手,虚情假意背起单词。两个人渣心照不宣地埋在读书声里,一个两个都是执迷不悟的死不悔改。
顾焰想:我到底是图个啥。

评论(1)
热度(4)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