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夏天一直觉得自己超他妈有个性。
他掂量着金帆船,砸一下,想一下,我真他妈,脑浆迸在长发上,有个性!他平时不手抖,今天杀个有头有脸的货色,激动大于害怕,似乎眼前咫尺的未来已经天崩地裂。他一下下砸死的不是支冷,而是他夏天可怜可叹的前路与归途。
他坐电梯下去的时候,想,香槟酒会有的,蛋糕会有的,帆船和胜利都会有的。他咽下每个念头,喉间血腥气,求生欲贪婪又卑微地牵动着他的神经。
电梯叮的一声好像什么烤乳鸽出炉的声音。他抬头看见了白敬安,素白的裹在金色大厅的衣香鬓影里,好像被世界剩在那里,单为他一人准备着。

“嘿。”

他那时不知道自己正在与什么样的命运相会。

评论(1)
热度(43)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