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写原创和杂七杂八的日常以及一些关于我CP酱的疯言疯语。

同人堆积处@炎天直下
微博@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中秋特别篇】縠皱银波清江夜·壹

大家中秋快乐!这次…没有来得及完成,明天又要回校,国庆回来把这个写完,先赶个中秋夜吧。



清秋祭典当夜的晏海,万人空巷的热闹场景会一直持续到拂晓。平日里避月如仇的晏海人,在这一日却是举家扶老携幼地步向海滨的蜃楼——祭拜海神的金色楼阁。富贵人家的风流公子们携了歌妓在海上泛舟赏月,笙歌燕舞。而平常百姓则是带了小酒和菜肉,聚在海边的柳树下,赏月谈天,也看前来赏月的人。
然而,清秋祭的重头戏还没有开始——蜃楼上的灯火被一层层点亮,通明得恍如白昼。人们聚集在周边,仰头等待着。
希拉塔看着宴烨走在她身边左侧偏前的位置,微妙地将她护在了身后。她莫名地想要笑出声来,因为宴烨明明比她小两岁,却高她半个头,还自说自话地作出保护人的姿态,一副老成的模样。希拉塔动用了小范围的精神控制,令拥挤地人流微微绕过她们两个。她今天心情很好。
依照这里的风俗,两人身着淡朴又不失艳丽的华服,衣袂飘飘,在清秋的晚风中快步前进着。宴烨约好了鱼萤和鱼衍在蜃楼下碰面,她四下张望着,在攒动的人头中寻找那淡蓝和浅绿色的身影。还未看见两兄妹,就看见卡尼珥远远地朝她们招手。宴烨见他还是平时一样的打扮,不觉叹了口气,然后大声问到:“艾格洛斯呢,没和你一起吗?”
“那家伙还是臭脾气不改,清高得很,不愿来凑这个热闹,在那边坐着呢。”
宴烨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见艾格洛斯坐在身后雕梁玉砌的楼阁之上,倚在窗口望着天边一轮明月。他手捧着茶慢慢地喝,目光中也少了些冰冷冷的提防。宴烨目光一晃,又见屋顶飞檐翘角的黛瓦之上,忘空在那里坐着晃荡着双腿。她在这时也看见了宴烨,把手从宽大的衣袖里伸出来微微朝宴烨摆了摆,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睛却闪着亮晶晶的兴奋。
“都来了呀。”她笑笑收回目光。
“我之前也没有机会参加这样热闹的集会,今天是第一次。”卡尼珥环视四周,“东方人的节日,也是蛮有意思的。”
“你知道接下来有什么活动吗。”
“你说。”
“果然不知道啊。”宴烨摇摇头,“过一会儿那边蜃楼上会放兔子下来,捉到是有奖的。兔子啊,说白了还是幻化的灵物,晶莹剔透毛茸茸的一小只,跑起来可快了。你捉到了拎着它的耳朵提起来晃两下,它就会变成月莹石,拿去卖了还是值点小钱的。”
“还有这把戏。”卡尼珥笑得爽朗,“虽然也不在意这几个小钱,但要是比赛的话我可是不会输的。”
“大家也是乐在其中嘛。不过,所有这些兔子里有一只淡金色的,它不一样,是最难捉到的一只兔子。它身体里藏了什么好东西,这可就不知道了。不会是月莹石那种好看不中用的东西,一定是珍宝。每年有好些人都是专门冲着它来的,但也不是年年都有人能抓到。”
“你也是为了抓它才来的?”希拉塔问。
“我?不,我也只是看个热闹。”宴烨摆摆手,“好了,时间快到了。”

他们三人往蜃楼顶上望去,果真,领主和他的随从们在那里聚集起来。两个梳着高髻的年轻人手里提了雪白巨大的袋子,在往下倾倒着什么。
还未反应过来,雪花一般铺天盖地的月兔就从楼阁之上蹦跳下来,轻盈得像飞舞的萤虫,半透明得没什么实感。宴烨刚要高呼,一只月兔就踩到她头上,一蹬过去了。

TBC.

评论
热度(8)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