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中秋特别篇】縠皱银波清江夜·伍

完结撒花\( 'ω')/中秋特别篇终于在国庆快结束时完成啦()


远远传来海滨的欢歌声,蜃楼耀熠生辉的灯光燃尽漫漫秋夜。海水在祭典的歌咏之中似细蛟一般盘绕蜃楼而上,在光焰辉映之下犹如流动的黄金。
人们笑得理所当然,他们每日劳作,出海,看日落与繁星西斜。他们缴纳的税款用于保持和平破碎的状态,不断重复屈膝垂首的礼节维护着他们的卑微。
然而,所有嘴角咧开的弧度在刹那变成惊异。
人们抬头,看山海阴翳的背面,电流金光,万丈冲云。炽金色的云一圈圈漫向海滨,将祭典的光华传至天上。
如歌似泣。

乌佞掷出一张「权杖国王」,卡牌旋飞着变作一根乌木的手杖,紧贴地面冲向宴烨的脚边。“抓住它站上去!”他用尽力气大喊。
宴烨挑眉,左手紧抓住猛冲向前的权杖翻身跳上去,压低了重心屈膝半立在上面:“这样也行,不是开玩笑吧?”
乌佞苦笑,那个笑容转瞬即逝:“都这个时候了,麻烦认真一点。请继续进攻,飞行的操控由我来把握。鱼萤鱼衍,放箭的时候我会辅助你们,请尽量干扰雷霆的视线。”他摸出两张「星币」向空中抛去,银色的光芒从卡牌中腾跃而出,散作无数星点缠绕于箭矢之上,化作淡淡的光圈。可以感觉到,箭矢俯冲而下的破风声已经大不相同了。
宴烨十分艰难地抓住权杖,右手疾速地挥刀。刀刃划过的痕迹停留在空中,作为脱离本体的静止力,在雷霆撞上时,割裂鳞与血肉。“所以说为什么一定得飞起来啊?!”
“显然,雷霆可以在一个平面内放出破坏力极强的法阵,所以我们每个人的占位要有空间错落。”言澈冷静地撩开挡住眼角的乱发,“况且你是近身攻击,还那么弱,站在地上是要等死吗?”
“我还真有一个不是那么弱的技能,但是需要时间。”宴烨荡到权杖下方,躲开迎面而来的一掌,“如果能保持一分钟时间我与它距离三米以内,并且它不能攻击到我,便可以成功。”
“要我牵制它整整一分钟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我有一个办法。”她的表情在一瞬变得狡黠,“乌佞!方向往西南的堀山山腰,大芝居那边,我们把它引到那里去。全员跟上!”

坐落于堀山密林之中的大芝居,已经矗立了百年之久。旧时每日都有关于妖神鬼怪的戏剧在这里上演,华灯与高帽的贵族,满座琳琅。如今红漆彩绘的大殿却已廖有人影了。只有山风阴冷,透过雕花镂空的窗穿堂而过,发出悲鸣泣诉之声。
宴烨站在面海的破风上,思考这大芝居的败落,大概是这一任的城主,想要掩饰他借妖物之手所行的恶事吧。
雷霆的前爪被银线牵着,犹如戏台上用笨拙道具制作的鬼怪。它甩尾抖起浑身的鳞,向四周劈出电光火燎。鱼衍和鱼萤躲在大芝居二楼的观月台上,莹蓝与金属色混杂在电光之中缭乱人眼。
“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言澈侧身躲过电光的劈砍。
“已经,快要结束了。”她眼神一凛。
刀刃旋舞的声音,从山崖之下,飞抛上的链刃缠绕在雷霆的脖颈上深深地扎进鳞片的缝隙中,然后,猛然下拉。
宴烨抓起权杖俯冲下去,一刀砍断言澈的银线,随后太刀在手中翻飞着被猛推入雷霆的脊背。山林战栗,雷霆长啸一声跌下山崖。她随之跟着跳下去,风吹开精心绾起的发髻,黑发如重笔泼洒的墨迹在风中凌乱飘飞。她瞥见波澜静影如璧的海面上,希拉塔拽着急速收紧的链刃站在船头,而船的另一端,卡尼珥手中的血色镰刀被旋动着抛出,在雷霆与宴烨之间旋转而过,替她挡下电光的利刃后又落回到他手中。
光箭如骤雨落下,宴烨在其之中下落——她扔了权杖,举起右手三指分作三角形,玫瑰色的火焰在她暗红的瞳眸中静静燃烧。
海滨升起了焰火,游船与歌妓,欢歌笑语。

雷霆在那一瞬间感到不对劲。五脏六腑之内有什么冰冷又尖锐的敌意在凝结,渐渐扼住它的咽喉。而一直盯着它的宴烨,表情平淡而干净,恍若天真。
巨大的焰火在海天交接的微光中炸出圆而盛大的红色烟花,一朵紧接着一朵,像是不断加快的心跳,咚咚咚,急切地催促着。一切热闹祥和从它体内爆裂开去。它从两眼之间开始裂开,接着伤痕蔓延到脊背与尾,胸膛与下腹。黑紫色闪亮的碎屑从它伤口里飞溅出来,清脆而悦耳的爆鸣,像是夏风中的风铃,轻轻摇曳。
宴烨在它消亡陨灭的瞬间“噗嗤”一声笑出声,震荡了一下悬停在空中,右手连着的银线在月光中显露出来。
“真疼啊。”她喃喃道。



艾格洛斯今天感到很头疼。他望着船头一行人双脚伸出船外晃荡着拍击水花,手里举着酒瓶猛灌一口又冰凉凉地往脸上一贴,却忘记了手上脸上这里那里的伤口,腾得呲牙咧嘴又笑出来。他轻叹一声,抽出魔杖去给他们上药。
“我跟你讲,日后大芝居光复繁荣了,第一场上演的一定是《宴烨秋夜退治雷霆》。”她半个身子倚在希拉塔身上,对着背后的艾格洛斯开玩笑。
“欸,那我们的功劳呢?!”鱼萤在一旁不满的插嘴。
“对啊,我们是不是也得分一杯羹。”言澈要了件单衣给乌佞披上,“你刚才真的没有炸出什么?”
“这个嘛,还真有。”宴烨拖长了调子,慢慢悠悠地闭上眼睛,“猜猜在我左手还是右手呢。”
“左手没有。”“右手也没有。”
“……谁让你们两个掰我的手了?!”她气呼呼地推开凑过来的忘空和卡尼珥,却差点掉到水里,“好好好,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吧。”
海水如縠皱华美而光泽四溢,深黑色的海底,有无数淡色的光芒缓缓升了上来。风旋浪舞,华灯通明。现世安稳,一切静谧如初。她抬头,望那轮圆月,繁星稀疏。

她勾了嘴角,却是落下泪来。



終。

评论
热度(4)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