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FTparo】Masquerade(Ⅰ)

FAIRY TALEparo,背景设定是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
万圣节特别篇()嗯,正篇剧情似乎又被我坑了。




十月末的一天,街道上寥有人影。烟雾淡薄的清晨,被工业机器之声笼罩的小城似未睡去,却又吞吐着高炉瑰丽的火焰苏醒。
街角的小店,被拥挤地切割成近似扇形的狭长形状,门面很不起眼,金属的英文字母被锈蚀得看不出原本的名字。但是推门而入后,便会发现这家漆黑阴森的店铺却是有着相当大的内部空间。而这里的店主,像是住在果核里的国王,在高低错落的货架之间静静坐着,捧着油墨未干的报纸,喝着他的咖啡,脸上的表情没有过于极端的温度。
店门上挂着锁链,店主放下咖啡杯的时候看了看表,离开店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但门口突然传来的敲击玻璃橱窗声却使他不得不放下手头的清闲。当他拉开一小条门缝,看见门外站着的女孩时,终于卸下了他脸上因独处而显得老成的表情,重新回到平易近人的兄长模样。
“有什么事,嗯?”眼前的女孩有着不一般的发色,淡蓝带有水波光泽。要不是因为万圣节的缘故,他一定会把她认作自虚空中来的妖精了。
“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否让我进去坐坐?”女孩身上的衣衫很是单薄,暗色的服饰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女孩似乎略欠甜美。他想,莫非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吗?
他将门完全敞开让这个瘦小的身影进去,随后又将门锁紧,隔绝了灰尘与风的侵袭。女孩进来之后,拘谨的表情就放松了很多,开始往货架上四处看探。光泽诡谲的水晶球,暗金色的十字架,版式古朴的书籍,以及一些奇怪的小型机器和瓶瓶罐罐,便是这家店里的全部了。
“那是什么?”女孩指一个装有黑色物质的细口瓶。
“蝙蝠翅膀晒的干。”他漫不经心地整理着货架,掸掉书本上的灰。
女孩似乎被吓到了,睁大了眼很久不说话,最后又畏畏缩缩地问:“您头发的颜色……为什么是白的?”
“太久呆在屋里所以褪色了……当然是开玩笑的。天生就是这样的颜色,不是为了万圣节特地染来吓人的噢。”他眨眨眼,嘴角勾起淡淡的笑。
“呀,好厉害,这边的人都十分不可思议呢!”女孩有些惊讶和兴奋地雀跃起来。
“‘都’?”
“唔……先生同外面的那位不认识吗?就是穿黑色斗篷的那个人?”
听闻这话,他有些气恼地推门出去,在店旁深深的黒巷入口看见了女孩所说的人。这附近一带常有酒徒和乞丐白天瘫倒在小巷与店门口,给店主们添了不少麻烦。他走过去,想要像平日一样赶走坐在那里的,黑色斗篷遮去了面容的人。
但是不等他开口,对方却先发话了。
“啊,我的朋友,你在命运那边犯了什么罪,让她把你丢进这儿的监狱里来了?”那人的声音嘶哑又低沉,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瞬间被黑暗吞噬。
“哈,怎么,来了一位哈姆莱特王子?”他有些好笑地弯下腰。那个人在他俯下身的瞬间摘去了兜帽,露出漆黑如墨的长发。有些轻浮的笑瞬间在他的脸上凝固。
“不是噢。我的老朋友,我是来赎回我的东西的。”她清清嗓子,声音像是一下子穿越了时空,变成了近在咫尺,清澈又锐利的音调,“我的尾巴在你这儿吧?”
她把手伸到斗篷里,再拿出来的时候手心里多了几块奶糖与巧克力。她像抛撒鲜花一样将它们撒在被吓得说不出话的女孩头发上,眼睛却是直勾勾地盯着店主看。
“它很重要啊。没有尾巴,今晚的舞会我就去不成了。”

TBC.
评论
热度(3)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