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FTparo】Masquerade(Ⅱ)

万圣节快乐~wwww

在她诡谲地笑起来的瞬间,从什么地方响起了强烈的撞击木板之声,随后迅速扩张成令人毛骨悚然的一片,像是尸体要从棺木中还魂一般,这声音此起彼伏地在脑壳上撞击着。许多蝙蝠从雾气与低矮的房檐下飞出。夜降临了,魔鬼的夜晚笼罩了天空。紫色的天与血色的云,暗色撕扯着时间的痕迹。
店主神色不变,他抬脚,用鞋跟轻敲了一下地面,那灰暗的店面却瞬间震动变幻起来,木板与墙砖翻转变形,改换成一个教堂一般的高大哥特建筑,灰白色的尖顶窜入色泽诡异的天际。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言澈,你还住在这种棺材里?是要一直住到世界末日吗?”着黑衣的人跳起来,笑得瘫在墙上。她的翅膀穿破背后的衣料伸出来,懒散顽皮地扇动了两下。
“宴烨,不要这样。”言澈没有回应,说话的却是旁边的那个女孩。
恶魔少女挑了挑眉,一脸“喔,你认识我?”的神情,居高临下地看过去。女孩绷紧了表情,有些害怕地往后缩。言澈在这时伸出手,微微欠身作出“有请”的手势。
“阁下终日寄居在绞刑架上,与我也相去不远呢,那么如果有幸的话,能否到寒舍小坐片刻?”他撩开额前一抹碎发,眼眸像红宝石一般闪闪发亮,“还有这位小姐,可以的话也一起请吧。”
“既然这样,大家都不要演戏了吧。”女孩的身边升腾缭绕起银色的荧光,她一身衣裙被缀上了银蓝色的亮片,蕾丝褶皱将她装点得像贵族家的小女儿。她眨眨眼,向两人迅速地笑了笑。“我的名字是鱼萤。没想到言澈真的像传说一样是不老的,明明是人类,虽然是交易者但也太犯规了。宴烨呢,你和他换了什么……用尾巴?”
“哦呵,小公主还真是什么都想知道。”在她们说话的时候,从门后蔓延出的黑影似羽翼将他们包裹拖入屋内,随后门砰地一声合拢。言澈打了个响指,烛光一瞬亮起。“我用我可爱的尾巴连同一半的法力换来一个人类一百年的寿命,是不是不太划算?没了我的尾巴,这些年日子可不好过,差点死掉的情况也有好多次呢。”
昏暗的灯光下已经有不少来客了,靠墙有许多精致的布艺沙发,小巧的圆桌上摆放着糕点与红茶。有拖着毛茸茸尾巴的狼人女孩,在墙角和一位白发戴尖帽的巫女玩弹珠。双马尾的狼人看起来要闹腾很多,而女巫话不多,玩得专注而认真。一个人类模样的贵族青年手里端着酒杯,身边有一个银发的男人,有着精灵尖尖的耳朵。
飞行的烛火在大厅中四处舞动,但没有燎着客人贵重的毛皮衣领。大厅中央悬挂着一个装在巨大灯泡里的烛台吊灯,精致得像一顶皇冠。言澈领着两人向走廊深处的会客室走去。
“要叫我主办今年的宴会,我一开始还是不愿意的。但想想你们这些麻烦的家伙总有一天会找过来,不如就这一天了解掉,也好。”他打开一扇门,房间的中央有一个乌木的圆柱体柜子,上面挂着金色的锁链。他拍拍手道:“约期已至,誓物归位。”
话音未落,那柜门被一下子弹开——想象宴烨的尾巴像一条热切的忠犬一般飞扑而来,被她抓在手里时还在撒娇般地扭动,最后在宴烨的忍耐力快要达到极限时,灰溜溜地安回了她的尾椎上。在她得意地甩着失而复得的尾巴时,一旁的两人要憋笑憋出内伤了。
“所以呢,后来那个人类怎么样了,死了吗?”笑完,鱼萤问道。
“你要是把这话到外面说一遍,她就要不高兴了。”言澈说。
“嗯?宴烨会不高兴吗?”
“不,我是说‘她’啊。”

屋外响起喧阔的爵士乐,他们三人走出去时,晚宴刚好要开始了。高跟鞋的声音嗒嗒地由远而至,清脆地在大理石地面与屋顶四壁间回荡。一个浅棕色头发的女孩子穿过来往的宾客,匆匆地向宴烨快步走来,一下环抱住她的脖子,仰着头在宴烨脸上印下一吻。宴烨亲昵地回吻过去,眼里笑意弯弯,满是宠溺。她不知何时换上了一身漆黑的礼服,翅膀在背后恣意地张扬。
鱼萤在一旁看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而言澈在一旁冷静的解释道,恶魔大概对于自己的性别认识比较模糊。
在宴烨搂着那女孩时,从身后又走来一人。穿戴着礼帽与披风,手执红宝石镶嵌的手杖,他笑起来露出雪白的尖牙。这位吸血鬼伯爵先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人,最后目光停留在宴烨身上,别有深意。
“诸位,真是好久不见。两百年前你们看起来有这么年轻的吗?”
他欠身向鱼萤行礼,如同朝见一位公主一般。然后他与言澈私语几句,虽然身高不及言澈,他却像长辈一般拍了拍白发少年的肩。
鱼萤嘟起嘴,有些不高兴的样子,言澈的眼神中也好像也有所防范。而宴烨的表情却是立刻亮了起来。
“Akizy?”



(虽然万圣节快要过了但仍然只能)TBC.

评论
热度(3)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