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夜等待一个可爱的客人。
快请进吧。

=伊文。叫伊君或者文文都OK。
主要写写原创和日常。近期沉迷簇邪。

love=園田海未、鏡音リン、鳴上嵐、孙翔、吴邪&黎簇、药不然×许愿。偏爱二十世纪上半叶中日欧美文豪。


请不要单纯为了看同人而FO我,即便不FO我们仍能在TAG下相会。感谢你的喜欢和推荐,但更想看到你的评论XD
微博@零崎宴識 @长夜既白

笑谈间

普通disco×权御天下 *拟人注意
写着玩儿,没有教主的段子好。祝阅读愉快。


—————————

紫发的青年扭过头时风轻云淡地蹙了蹙眉,仿佛这个动作早已成了习惯,连同眼前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一起,不知何时开始已经成了习以为常的惯例。普通摘下耳机随意地挂在脖子上,指节扣击着玻璃,俯视下方渺远的车流灯火。廉价的白色套头衫以及他脸上那涎皮赖脸的表情,惹得权御愈发不快起来。
“我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总是你这家伙。”他碧色的瞳中压抑着一种轻蔑,十分暧昧地在眸光之中游移着。
“有话就直说嘛,其实你想问的是‘像你这种不三不四的家伙为什么能胜过我’吧。”普通模仿他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随后偏过身懒散地倚靠在墙上,“你要知道,这个时代又不是你认真就一定能得胜的喽,到底还是我比较讨人喜欢吧。”
“你是怎样都随便,因为你根本就不在乎!可是我不一样,我厌恶你说话的方式,以及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节奏。就连你说话时不知道神游何处的眼神,我也一点都喜欢不起来。”
“权御哟,甩了第三名二百万,你还不满足?你我这么一点点小分差,才多少?嗯……噢,135645呢。”他挑一挑眉,像是故意要激怒对方一般将那一串数字念得格外清晰缓慢。
“你闭嘴。”权御锁紧了眉,已经没有耐性继续这次对话了。
“是非成败转头空啊,你省省吧。”普通眨眼,扬起嘴角恣意地笑起来。
“……。”
“我说你这个人啊,总是让人吃不透。文绉绉的歌词也好,疾走连续令人透不过气的旋律也罢,他们喜欢你都只是因为你一个漂亮的空壳而已。”
“你还要继续讽刺我吗?!”
“只有我才是真正喜欢你的呢。”普通突然凑得很近,苍白而骨节分明的手一瞬拍上权御的右肩,接着顺势往后一推。权御猝不及防,被一下子抵在墙上。他十分狼狈地挣扎了两下无果后,几近放弃地望着对方的眼睛。那双无有波澜的眼里仍旧是普通得乏善可陈,只是漆黑中略微闪现的攫取的光,令他感到一丝恐惧。
“陪你一年多了,次次都是这样,既然都已经纠缠不清了,那干脆就彻底一点嘛。趁着后面算命的,唱戏的,送葬的,和左手牵右手的单身狗还没赶上来,我们先普通地找一点乐子吧?”
“……你混蛋。”
“好了好了,就只剩我们两个人了,你就稍微坦诚一点,嗯?”他的手扶上对方的腰,最后的最后是凑到耳边的低语。

普通的disco也作浊浪东流。
身旁普通的路人却不知英雄几拂袖。

这燃烧的情热与心脏的悸动,大抵也会随岁月逝尽而付笑谈间吧。

Fin.




*算命的,唱戏的,送葬的和单身狗分别指代阴阳先生,牵丝戏,葬歌和东京不太热。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