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写原创和杂七杂八的日常以及一些关于我CP酱的疯言疯语。

同人堆积处@炎天直下
微博@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2016.03.13モンスター

晚上好。
是时候整理一下思绪,太过芜杂地缠绕在脑海里,是无法静下心来的。
以一些比较平和的话题开头:最近读的书是劳伦斯的《恋爱中的女人》和夏目先生的《我是猫》。前者是一直想读,后者是偶然看到就拿来读的,学校图书馆真是个好地方。
周五上了这学期第一节校本课程,我选的是语言与文学。当时选课的时候看任课老师名字怎么那么像暑假之前给我们上课的英语老师,结果一看还真是。很多妹子都很惊讶“居然是英语?”然后纷纷后悔。第一节课上的是海明威的《白象般的群山》,因为我之前就读过,所以一节课装逼从头装到尾。海明威的作品里就是藏着一些比较尖锐的东西,看不懂的时候,甚至连自己没看懂都不知道。
多读书真的很重要。
这周每天晚上都做很奇怪的梦。
印象比较深的是周一和周三的梦。周一梦见在机场找到一本书,用一副碎了镜片的眼镜可以看见隐藏的内容,大概是一个男人的笔记,指导捡到书的人到一个地方和他汇合,一起去寻找宝藏。我和一群人到了约定的地方,是一个绿林掩映的小屋。进去发现黑漆漆的没有人,窗帘都拉上了,灰尘在呼吸间沉沉浮浮。我们把窗帘拉开使阳光照亮屋内,没有男人的踪影,看看到一台很老的台式电脑。随后我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上面玩起了IB(⋯⋯)打出一个很可怕的结局。是Garry一个人逃出来,IB留在美术馆里的结局。画面像是横版过关游戏那种,我操纵着Garry从平台上摔下来掉进了可以腐蚀人的水里(但不是我失误,是游戏进程如此),他爬出来两条腿都是血肉模糊可以看见里面的森然白骨。后来遇到一只悬浮在空中的山羊蛋,在HE情况下应该是要把它还给山羊的,但是这个结局支线时屏幕上有提示“反正都已经这样了直接扔到水里去也无所谓”,我就把山羊蛋推下去了⋯⋯后来还有会跳舞的骷髅,总之越玩越不对劲,整个屋子里人心惶惶,很多人说要回去。后来就不记得了。
周三梦见我被诅咒之后产生的病症,是可以看见一个人三年后的样子,就是直接显示在现实中覆盖了现实的人脸。我一开始是在校门口,很多很多陌生人,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脸变没变,后来看到一个班里的同学,脸上是一个正方形毛玻璃一样的马赛克,看不清脸。我还以为是熟人都是看不到的,只能看到陌生人,但后来很多熟人都能够看得到⋯⋯细思极恐,难道那个同学在这三年之中出了什么意外,已经没有三年之后的样子了吗。后来看见了喜欢的男生,褪去了所有青涩未成熟的线条,那脸庞俊朗帅气得不像话。但是多了一些白发,我天,不过转念一想,就我们目前竞赛班这压力,他没秃就不错了。还梦见了妈妈,多了很多很多白发,心疼。

好啦这个话题就打住。

我想写一个以Beta为主角的ABO文。长篇大坑。起因是阿冰觉得我是B而婼依依是A?!行动证明,Beta也可以在ABO世界站主场(微笑)。主角还是由我作为中之人带入,名字是伊文←结合了我的圈名和本名,看起来比宴烨还像亲生。黑发微卷斜刘海,白框眼镜的二十岁出头的男性Beta。本来想写成亲友文,但是直接代入感觉太耻了。虽然这样说,想要参与的还是可以来写个人设的()
还想写一篇绘海,但是看样子是来不及的,在这里预祝海未生日快乐。海色的少女永远都是魅力无限。狐狸就应该和兔子在一起。(笑)

今天是芽太太的生日,一直很喜欢她的文字和她的故事,也很喜欢Ling。祝她生日快乐。

写这篇周记之前心情是极差的。
要变成怪物了要变成怪物了呀没有朋友也不被理解吞吐着污秽的雾霭翅膀也斑驳成碎片——停停停,打住。
深呼吸重新来吧——
这份名为孤独的强大不会消失。不会因为要顺应什么就去迎合别人,不会去陪笑脸,心里想到什么就要敢于表达,以自己的方式活下去,以自己的方式去变得强大,去赢去欺凌,去微笑和俯视。

去爱与被爱。

评论(8)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