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每一颗闪烁将死之星都曾相识。




=伊文。叫伊君或者文文都OK。
主要写写原创和日常。

微博@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一个表象。
各种口味的冰淇淋陈列在冷冻柜中,灯光明亮。如果是受欢迎的口味,大抵是会被挖得不剩什么,那么满满一桶的便是鲜有人尝试的。可受欢迎的口味售空后换上新的一桶的可能也同样存在。如此,那余下浅浅一层的只是迟迟不被需求。
也就是说,这个表象是极具思维矛盾性的。Ice魔法的圈套,我们没有办法从中逃出。

当然,也存在这这样的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走进那个迷宫。

“玫瑰和草莓的双球,谢谢。”
在陆景言站在哈根达斯的柜台前沉思时,林芷已经轻车熟路地点好了单,微笑颔首是他的套路性礼节。
“凡事都要有信仰。”他说完,目光移向景言。陆景言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心想你一个183的大男人信仰就是玫瑰和草莓?然而他对于林芷还是存在些敬畏的,所以他只长叹了口气,看着对方的双眸不说话。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随后林芷普通地拿着他的甜筒推开了门,陆景言跟在他后面。他们走到街上。
街道两旁的花开绽正好,林芷停下来,拽住景言的领带。他们接了一个浅如春风的吻。

半个月前,陆景言在夜幕中的城市CBD上空第一次看见这个穿长风衣的男人,那个时候他是Cel的Leader,被称作噬梦之貘。一个星期前,景言在想要申请实习的公司里再一次见到他,他是面试官,姓林,单名芷。而现在,景言和他彼时的敌人同时也是现在的上司并肩走在街上,被拽住领带接吻。
这一切的一切,用苏结绿的话来讲,就是:
“完完全全的疯了。”




《空想战线》
原耽。都市异能。背景设定大概以后会解释。
试着发一小段——

评论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