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夜等待一个可爱的客人。
快请进吧。

=伊文。叫伊君或者文文都OK。
主要写写原创和日常。近期沉迷簇邪。

love=園田海未、鏡音リン、鳴上嵐、孙翔、吴邪&黎簇、药不然×许愿。偏爱二十世纪上半叶中日欧美文豪。


请不要单纯为了看同人而FO我,即便不FO我们仍能在TAG下相会。感谢你的喜欢和推荐,但更想看到你的评论XD
微博@零崎宴識 @长夜既白

【空想战线】病院卧兽

陆景言大二刚开学时的时候查出身体有问题。他拿着化验报告单在收费处排队时,注意到了大厅柱子旁倚着的男人。他三十来岁的模样,相貌不足以夺人眼球,实在要道出些过人之处,也就是他翘挺好似欧罗巴人的鼻梁和略带柔美的眼睛。见景言望着他,那个男人也心无城府地笑着望回来,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陆景言却是不敢多看了,倒不是因为这样有失礼节,而是因为他左肩上盘踞着的东西。
那团光影形似一只漆黑的鸟,就它的大小而言不如说是猛禽更合适。它的羽翼有如沾着金粉一般闪亮而端庄艳丽。双目是快要滴血的红,而且,它有三只脚。
那金乌两脚稳稳地抓牢了男人的肩,多出来的那只提起来向景言勾勾。那男人的笑意深了,向景言做口型——“过来”。
不知为什么,陆景言就真的鬼使神差地离开了他排了十几分钟的队伍。顾不上几个大妈大爷挤过他身边时的抱怨声,景言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一个妖气的男人在医院里遛一只别人看不见的鸟,还试图让他也加入这个遛鸟的队伍,生命真是何等精彩。
他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对方二话不说抬起了手——不是要打他,而是十分亲昵地搭在了景言的肩上。
“你知道你快要死了吗?”他说。
听完这句话,陆景言就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事了。他大概是没有实感地做了一个被雷劈的表情,紧接着就被对方牵出了医院,“我们换个地方聊聊。”

回过神来,景言已置身于一家空气中飘荡着JAZZ的雅致咖啡店。桌上摆着两杯咖啡,景言看了看,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男人撩一缕头发到耳后,缓缓开口。
“那么我就单刀直入地说明了。你得的这个病,不出一年就可以把你变成一把白粉装进小盒子里。眼下你只有一个办法救你自己。”
“你怎么知道?你偷看我的报告单?”景言有些生气。
“不,因为只有你可以看得见,”男人爱抚一下肩头的金乌,“这个。”
“这到底是什么,麻烦你说明得清楚一点。”
“简单来说,它是我们每个人身体里的怪兽,我的鸦只是它的具象化形式而已。你得病,正是因为你体内的怪兽在噬咬你。为了不被它吞噬,有能力的人可以尝试将它释放出来作为一种能量的形式存在。释放出兽,也是进入我们游戏最起码的标准。”
“等等,游戏又是什么?”景言愈发混乱了。
“'人生是一座医院,每个病人都渴望调换床位。'兽的力量就是调换床位的筹码了。你想,一个人从濒死的境地奇迹般地抓住了生命的前发,同时竟又获得了能够改变命运的方法。”他身体微微前倾,眼里的流光足以蛊惑人心。“那么,谁又愿意放弃这个绝好的机会呢?”
“你所说的改变……?”
“用兽的力量去参与【嘉年华】,竞技的奖励包括了金钱、地位、名望甚至是你渴望却得不到的感情。”男人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小男孩,你交女朋友了吗?”
“这倒是没有。”
“那男朋友呢?”
“……请不要拿我开玩笑了。”
“哈哈哈真可爱。”男人拿起咖啡勺在杯上清脆地敲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问别人的名字之前难道不要自报家门吗。”
“那还真是失礼了。我是织川烏影,如你所见,我不是中国人。我也不是地道的日本人,因为我的父亲是德国人。但是我是在中国长大的。【嘉年华】的乐园遍布世界各地,而中国赛区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所以我没有离开这里,并且在这里寻找和你一样——有天赋的年轻人,加入我的阵营。”
“那么这就是一个追名逐利的绝症淘金者的赌局喽?那抱歉,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景言十指交握放在桌上,直视织川的眼睛。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织川不恼,他把头偏向一边,目光狡黠。

“你呀,你就快要去见上帝了。”


死亡仿佛是很远的事。
腕表上的秒针滴答。朝霞夕照,季节回转。前方的日子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然而陆景言的路,在中途失去了方向。没有选择,没有前景,没有未来的风险。没有期末考试,没有毕业就职,没有相爱、结婚、家庭与老年时阳台上的摇椅。

陆景言站起来:“你不用再说了。”
“哦,你已经决定了?”织川眸中透出失望的神色。

“是,我已经决定了。”他把双手撑在桌上,“我参加这场赌局。”

织川愣了一下,随即展颜微笑。
"That's my boy."

金乌扑棱棱地展开羽翼,周围的景色以两人为圆心定格静止,灰色笼罩了一切鲜活之物。空气中浮动的黑色羽翼如同梦魇一般,死寂,死寂。
织川一手抚上景言的脖颈,一直摸到耳后,他走近将前额与景言相贴。
“好了,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放心吧,这个过程不需要接吻。”
“唔……”景言浑身颤抖了一下。
织川的手像变魔术一般在景言耳旁一晃:“我感受到它了,挺有活力的小兽,年轻真好啊。来,摒弃所有的灰暗病痛与不安的丑态,令它为你的力量,为你所用吧。”

景言只感觉阒寂的视野之中,有什么从遥远虚无的洪荒之中奔来。它笼着亮银色的光芒,像是沐着千年的月华。越来越近,就要迎面与自己相撞了——
阵痛。灼烧。
像是强行将灵魂从躯体中剥离出去一般。

陆景言睁开眼。

一头笼着荧光的梅花鹿围着他嗅闻,温顺地低着头,最后凑近他的手。猝不及防地,景言就被十分亲热地舔了一下。
“就是你吗?折磨了我这么久的怪兽?”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拍拍小鹿的脑袋,换得小鹿仰起头蹭他的掌心。
“哈哈,真开心呢。”不知什么时候闪到一边的织川调侃到。他从西装外套里抽出一张名片甩给景言,转身径直向店门走去。“你们先熟悉一下吧,之后我们会再联系你。”
“哦对,还有一句话忘记说了。”
织川走了两步又回过头,目光灼灼。

“欢迎加入GRS。”



■+-+-+-+-+-+-+-+-+-+-+-+■
GRS即日语中烏(がらす)的罗马音首字母。
空想战线第一篇正篇剧情。我不标章节是因为以后肯定还会修改和调整顺序。
织川巨巨不是主角,主角三人组和CP倾向详(?)见《一个表象》。(也就是这一篇的上上一篇。)
第一次尝试原耽,感觉还是蛮爽的。喜欢各位能喜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