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写原创和杂七杂八的日常以及一些关于我CP酱的疯言疯语。

同人堆积处@炎天直下
微博@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Pianist in bed

原梗来自冰总裁:

一个与音乐交媾的故事。


关于他的恋人是一位钢琴家这件事,他一直认为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灾难与福祉。

当D的眼神最终从黑白键上移开,空洞地望向自己时,他第无数次这么想到。

 

他的恋人,D,每天有至少十个小时伏在钢琴上,就像他每晚伏在自己身上一样。D弹奏着几个世纪之前的曲子,灵魂与早已死去的人交谈。当D与自己交合时,他时常怀疑D是否还处在自己所属的时空,或者说,自己的身体对于D而言,与那些黑色扭曲的音符有什么区别。D的手——苍白而骨节分明,青筋里搏动着他冷酷的生命,它们像是弹奏钢琴一般抚过他的身体。噢,请不要误解,这并不是什么令人心动的浪漫说法。实际上,这简直是一个人可以接受的最不像酷刑的酷刑。

它们仿佛想要深深地嵌进他的肌骨里。D的手每一次在他的背脊上游走,都像是要唤醒死去的音符一般令他的皮肤泛红发青。他在D的怀里,比琴键更加激烈地颤栗着,D在他耳边的低语与温热气息足以令他瞬间死去千百次。

他爱着D,但他竟不能确定D是否也爱他。D毫无疑问是深爱着他的钢琴,他的音乐,但D只是从自己这里索取钢琴所不能回报给他的东西。鲜活的生命,肉体,呢喃和呻吟,这是唯一的只有自己能够给D的东西。如果哪一天钢琴突然变作了貌美的少年,在D的手指魔法般地跳跃下缓缓睁开它富有艺术哲思的眼睛,那么,他可以肯定,自己会被D毫不怜悯地抛弃。

他任D蛮横地贯穿他,就像他毫不停顿地完美地演奏一首乐曲,然后再来一次。他失神地念着D的名字,泪水止不住地溢出眼眶。他看到D的手在琴键上起起伏伏,每次深刻的敲击都像是要惊起坟墓里的尸体。可是D的手不在那里,他知道,D的手正在自己的身上重复着同样热情而冰冷的动作。

D的眼神是热的,D嘴角的线条是冷的。他感受到那强烈的欲求被刻印在自己的身体上。

他说占有我,就像贪婪地扎进钢琴的旋律一样。

D竟然笑了,亲吻他的额头,说:

 

“好。”


END.


评论(3)
热度(6)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