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夜等待一个可爱的客人。
快请进吧。

=伊文。叫伊君或者文文都OK。
主要写写原创和日常。近期沉迷簇邪。

love=園田海未、鏡音リン、鳴上嵐、孙翔、吴邪&黎簇、药不然×许愿。偏爱二十世纪上半叶中日欧美文豪。


请不要单纯为了看同人而FO我,即便不FO我们仍能在TAG下相会。感谢你的喜欢和推荐,但更想看到你的评论XD
微博@零崎宴識 @长夜既白

2016.11.20是意识的上升性吗?

近期,写作在我生活中变得愈加重要了。不知道是不是实际生活的空虚令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在笔头上寻找充实感,还是我急于证明自己的价值,还是,我真的想要写。
想梗/有意思的灵光乍现的能力突然变强了,比如:
“宴烨稍稍掀起快要遮住双目的连帽大氅的一角,仿佛将要脱帽致敬一般,暗红色的瞳眸好奇地探过来。”
晚自习时这句话突然就从脑子里冒出来。原来宴烨在我看来是这样一个人吗?这个动作又礼貌又小心翼翼,湿淋淋的黑发又添了些柔美的感觉,原来你是这么一个绅士又可爱得紧的人吗。

有的时候真的不是我去塑造一个人物,而是等待人物本身自己塑造自己。
无数次重写人类赞歌第一章,最初的宴烨一副涎皮赖脸的模样,第二版变成了朦胧柔弱的美少女(这一版没有公开啦),第三版仿佛窜出来一个杀手:“她的步伐有些慌乱,趔趄着贴着墙向前。这时,眼前突然闪现出一个人影,和她猛地碰上,随后那人瞬间单手将她按在墙上,金属尖锐的触感抵上她的脖颈。她望向对方,对上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第四版变得成熟可靠了点,然而还是很冷:“就在这时,一只手从背后拍上了她的肩。鱼萤吓得几乎惊叫出来,但迅速被对方捂住了嘴,只剩下一些挣扎的呜咽声。下一秒,她被揽住随后推到墙边,对方那双暗红色的瞳眸自上而下,无言地盯着她看。”
这些都是宴烨,然而也都不是宴烨。最后这个小姑娘忍无可忍了,她钻进我的脑子里(或者她就没有从那里离开过),对着我大吼“不是这样啦!”于是我便找到了她,像是地下党员找到了组织一般热情拥抱握手,我们的精神终于联上了。现在的我们仿佛是在协同作战,而不是我一个人摊开了军事地图开始纸上谈兵。

很微妙,这种感觉微妙又妙不可言。

有写作的欲望,有写作的灵感,想要写,想要写完,想要更多的人看到自己写的东西,想要得到认可,这些都不是坏事。
正相反,这便是我最大的福祉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