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夜等待一个可爱的客人。
快请进吧。

=伊文。叫伊君或者文文都OK。
主要写写原创和日常。近期沉迷簇邪。

love=園田海未、鏡音リン、鳴上嵐、孙翔、吴邪&黎簇、药不然×许愿。偏爱二十世纪上半叶中日欧美文豪。


请不要单纯为了看同人而FO我,即便不FO我们仍能在TAG下相会。感谢你的喜欢和推荐,但更想看到你的评论XD
微博@零崎宴識 @长夜既白

2016没什么产出的写手——伊君的年终总结

(没有的月份就是没写啥能看的。)


一月 

<普通disco×权御天下>笑谈间

紫发的青年扭过头时风轻云淡地蹙了蹙眉,仿佛这个动作早已成了习惯,连同眼前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一起,不知何时开始已经成了习以为常的惯例。普通摘下耳机随意地挂在脖子上,指节扣击着玻璃,俯视下方渺远的车流灯火。

普通的disco也作浊浪东流。

身旁普通的路人却不知英雄几拂袖。

 

这燃烧的情热与心脏的悸动,大抵也会随岁月逝尽而付笑谈间吧。

 

四月

<人类赞歌>未来的话

“像是拼命地想要从回忆席卷的海潮中逃脱,想要在雨幕无边之中呼吸。不想像所有那些名字一样被刻在墓碑上,不想让青苔蔓长上死去的头颅。”

“我知道啊⋯⋯我知道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笨蛋。”

 

六月

<思维逃逸的记录>呓语

“文字是同思想交媾的产物。”

我提出这句话后,有一回想说,“人生不过是一行波德莱尔”,刚说了“人生”,旁边的同学说,“人生是交媾。”我震惊。

那么,人生是一场同世界的交媾,如何?

 

七月

<空想战线>一个表象

各种口味的冰淇淋陈列在冷冻柜中,灯光明亮。如果是受欢迎的口味,大抵是会被挖得不剩什么,那么满满一桶的便是鲜有人尝试的。可受欢迎的口味售空后换上新的一桶的可能也同样存在。如此,那余下浅浅一层的只是迟迟不被需求。
也就是说,这个表象是极具思维矛盾性的。Ice魔法的圈套,我们没有办法从中逃出。

街道两旁的花开正好,林芷停下来,拽住景言的领带。他们接了一个浅如春风的吻。

 

 <空想战线>病院卧兽

陆景言大二刚开学时的时候查出身体有问题。他拿着化验报告单在收费处排队时,注意到了大厅柱子旁倚着的男人。他三十来岁的模样,相貌不足以夺人眼球,实在要道出些过人之处,也就是他翘挺好似欧罗巴人的鼻梁和略带柔美的眼睛。见景言望着他,那个男人也心无城府地笑着望回来,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一个妖气的男人在医院里遛一只别人看不见的鸟,还试图让他也加入这个遛鸟的队伍,生命真是何等精彩。

他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对方二话不说抬起了手——不是要打他,而是十分亲昵地搭在了景言的肩上。

“你知道你快要死了吗?”他说。

 

十月

<空想战线 前传>病翳、香樟与鲸之落

月亮升到了最高空,洒落极为耀眼的光芒。两位年纪相仿的少年在月色中怒目相视。肖麟远无言,他看见少年又露出了他早已熟识的眼神,睥睨众生的不屑与冷漠,他正在以死亡为资本,也以死亡为最后的眷恋与尊严。然而,这种眼神背后藏着的是……肖麟远知道的。

 

他想到“文人鲸落”。

鲸鱼死后,它庞大的尸体沉入海底,可以供养其他的生物十五年之久。而酷爱收藏书本的人,他们死后,那些成套的书本流落到回收站,或者其他什么地方,仿佛原主人的魂灵还坐在桌前,儒雅地翻动书页。

然而,然而,他留下这些书,他……死了?

书架上,仿佛落下一个少年的影子,那是他简短的一生。他的爱恨,他的小情绪,他对于死亡与哲学偏激的迷恋。那是江柏。

肖麟远觉得自己要落下泪来。

 

十一月

<原耽片段>Pianist in bed

当D与自己交合时,他时常怀疑D是否还处在自己所属的时空,或者说,自己的身体对于D而言,与那些黑色扭曲的音符有什么区别。D的手——苍白而骨节分明,青筋里搏动着他冷酷的生命,它们像是弹奏钢琴一般抚过他的身体。噢,请不要误解,这并不是什么令人心动的浪漫说法。实际上,这简直是一个人可以接受的最不像酷刑的酷刑。

它们仿佛想要深深地嵌进他的肌骨里。D的手每一次在他的背脊上游走,都像是要唤醒死去的音符一般令他的皮肤泛红发青。他在D的怀里,比琴键更加激烈地颤栗着,D在他耳边的低语与温热气息足以令他瞬间死去千百次。

 

十二月

<人类赞歌>荒云遗迹

鱼萤的手掌中还残存着母亲的温度。

她飞快地一路小跑,在这个蒙着细雨的黄昏小镇——至于为什么她认为是黄昏,这从天色是全然看不出来的。只是这里太过安静了,死寂、阴森、没落,所有薄暮冥冥的意象聚集在此处。

她刚刚从末日的废墟中逃出来,但很快又进入了另一个穷途末路。

 

鱼萤回头,对方穿着黑色的连帽大氅,仿佛要脱帽致意一般,她撩起快要遮住眼睛的帽檐,一双暗红色的瞳眸好奇地探过来。

“你好?……是,是活人啊!”


——————————————————————

今年的话,反正是没有什么产出。

多了一些喜欢我写的东西的人,真的很谢谢你们的每一次喜欢和推荐。

就像上面所说的,文字是与思想的交媾。

与思想缠绵缱绻地活下去,便是我目前所能想到的全部了。

Byebye,2016.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