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关于死亡的对话。

“我们分开后,你随时都可以来看我,时间所决定的只是你是带花来看我还是不带花来看我。当然你可以在应该带花的情况下空手来,不过我会很不开心——你大可以盯着石板上刻着的字来想象我拧着眉的脸。”她很轻地笑一下,“所以你是不是应该问问我喜欢什么花?我觉得卡萨布兰卡比较合适,不是那部黑白老电影啦,笨蛋,是一种百合的名字。不过我不确定到时候我还会不会喜——”
他忽然抱住她,这无限寂静的一搂足以令25岁的女人在瞬间回到那漂泊无助的、青涩的岁月,好像她还是一个需要被牵着手,细心呵护的小女孩。
“我们不要分开。即便是死亡,我们也不会再分开了。”

(这段话的开头一句是我不经意说出来的:一种不说死亡的悼念。后来我脑海中出现这样一个女人,已经不是锋芒毕露的年岁,但是漂亮而俏皮,亮红的唇色是她的任性。至于男人,我想我是不忍心让这么一个楚楚可怜的姑娘一个人的。)

评论
热度(4)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