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夜等待一个可爱的客人。
快请进吧。

=伊文。叫伊君或者文文都OK。
主要写写原创和日常。近期沉迷簇邪。

love=園田海未、鏡音リン、鳴上嵐、孙翔、吴邪&黎簇、药不然×许愿。偏爱二十世纪上半叶中日欧美文豪。


请不要单纯为了看同人而FO我,即便不FO我们仍能在TAG下相会。感谢你的喜欢和推荐,但更想看到你的评论XD
微博@零崎宴識 @长夜既白

2017.01.14尽头的素履之往

这一周(期末考试周)的思维断片。

(在最不应该的时候文采飞扬——然而转念一想,生命中有什么时刻是不应该文采飞扬的吗?)

“写作是快乐的,醉心于写作的人,是个抵赖不了的享乐主义者。”

我不抵赖。

----------------------------------------------------

(1)

某个早晨,听见教室外极动人的鸟鸣,在这个时代的枝头,还以为是谁的手机兀自作响。那种美好到近乎虚假、一派电子化保存的青山绿水,到底是坏境没变心境在变。

用木心式的俳句来讲,就是:

“这枝头,鸟鸣动听,谁的手机作响。”

颇有些滋味。


(2)

极为个人的观点:

日志不应在深夜书写,夜晚的催化会令笔下诞出不少超出常理的想法与情感,像是在惨白灯光下一个人对着面盆挤眼泪。灯光刺眼,即便没什么好哭,可仍是在挤出些、空造些。

文字、思想也需要“节省天光”。

我大概两年前,在LFT写日志打的tag叫“柴郡伊的下午茶时间”,但是上高中以来没有哪个下午是在家的,所以勉强将写日志的时间移到晚上。所以啊,矫揉造作,虚情假意,都是现在的我。


(3)

复习化学时想到的人物刻画:

“人们都是活在N2与O2的包围之中,唯有他却像是浸泡在N2O中存活。他是无时无刻不带笑的。那笑常年累月地保持在他的嘴角,成为一个标志性的讽刺意味,也更衬出些他眼中的凶光来。”

N2O:俗称笑气,在医学上可以用作麻醉剂。有毒。

据说我班一学霸早年在医院误打开一罐N2O笑得瘫坐在地上。


(4)

(最后回归一下。)

我的学校是感受“杏花烟雨江南”的绝妙去处。在不知是雾是霾的淡烟雾霭中,从四面八方沁出流转的鸟鸣,似乎比将要溢出水汽的天空更加水灵。

然而,然而。

考试三天,一天也没雾霾,一天也没下雨,结果早晨跑操正常,要起得早,考试时便携带自走型大脑——那脑子在我的颅腔中散步,还不断地碰击到脑壳上,我头疼,头昏,涕泗横流。

结果今天下午要回去拿成绩,要评讲试卷了。

我,我心里苦得很。

(完。)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