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陆炎。叫小陆/炎天都OK。
你可能看到的内容:
文学小论文、瞎几把扯淡日常、关于我CP酱的脑洞、酸不拉唧心灵小语、狗血原创。
文章请勿转载。

同人堆积处@炎天直下
微博@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QQ:1367579147(欢迎来搞!

命运之神选定他为伟大剧作家



     纳博科夫讲,《卡拉马佐夫兄弟》是一部散乱的剧本,里面角色所需的家具和道具都正好够数。陀应该是一位伟大的剧作家,却不幸走错方向成为了小说家。

     我思考了1下小说和戏剧的差别。戏剧会很有现场感,它可以直截地给前排观众一种情感冲击,而没有什么庞大的背景,或者将背景模糊化处理。小说反之。
     陀被誉为俄罗斯文学的深度,人类灵魂的审问者。与托的“广度”(比如说《战争与和平》)相比,陀的作品的背景是较小的,时间跨度也同样较短。纳博科夫说:“你会发现根本就不存在一个自然的背景。”
     心理现实主义作品所揭示的人性是具有跨时代的普世意义的,它不拘泥于任何特定的背景。陀在挖掘人性的深度时,他的文字表现力(画面感、情感威压)达到了极致,从而失去了小说所普遍具有的一种特质。然而在失去小说特质的同时,它又沾染上了戏剧的表现特性。例如《白痴》中娜莎塔霞将十万卢布扔进火堆里的那一幕,它就非常适合用戏剧形式表现出来——它夸张、怪异、震撼人心。
 

     所以不得不说纳虽然夹枪带棒anti陀,但他的见解也是不无道理的。想想若是陀真的当了剧作家,现在的文坛地位大概就是和莎勾肩搭背吧。

评论
热度(3)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