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它不在凝视你。


     我发现人人皆可读尼但不是人人皆可读陀,即便他们的思想和文坛地位几乎是并列的。
     我每次在年级里发的范文讲义里看到有作文激情cue陀就白眼直翻。因为有个周国平,似乎谁都会说那句尼经典名句“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
     木心讲尼采宜深读,浅读下来往往自大而狂妄。(浅读《看那人啊》一开始会感觉超绝爆笑)然而现在的人似乎发觉浅读尼可以十分有效地武装他们的文学哲学知识外表,于是纷纷作出一番读尼且热爱尼的样子。其实是非常可笑的。
     像我,真的不读尼,就初中读过一本《快乐的科学》,《查拉图斯特拉》读了两三章就放弃。你可以感受到有大道理在里面,但是尼的隐喻修辞法比庄子所喜爱使用的比拟要隐晦一百倍,如果说庄子用比拟是为了促进理解,那么尼形象化的寓理于事就几乎是在增加读者的阅读障碍,即便他的初衷可能只是增加表达的文学性。

 

     再吹一小下陀。我作文里很喜欢引陀,因为我知道别的高中生写不了陀,我写陀是独一无二的。茨威格讲陀就像米洛陶诺斯的迷宫,要进入这个迷宫,阿里阿德涅的线团只能从读者自己身上解开。要进入陀的深渊,就先要跨过自己的深渊。人要理解自己的人性本质,才可以在陀的作品中找到一种共鸣。没有这种共鸣,陀的作品就是单纯的狂乱、犯罪、混沌的集合,再加上枯燥的政治见解和宗教内容,足以劝退大部分尝试跨越深渊的读者——读不读得了陀,我觉得这是因人而异的,是看各人的本质特性的。如果你的人格本身没有那种成分在里面,那么你一个保龄球是扯不出阿里阿德涅毛线团的,这个迷宫不是你的游戏场,这个深渊从未凝视过你。

评论
热度(2)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