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即便如此你还是我的光

※周棋洛×我。很病态。



     一个停电的夜晚,房间里黑且闷热,我跟周棋洛讲,鱼缸下面的柜子里好像有蜡烛,你去找出来。
     鱼缸很大,长方体,几尾热带鱼在里面幽幽地游,周棋洛一头金发伏在下面,嘟囔着寻找我所说的蜡烛。但其实那里并没有蜡烛,我骗了他,并且乐于看到他在黑暗中在闷热的空气里寻找着并不存在的东西。

     鱼什么都不知道,除了美丽之外一无是处,它们将要在鱼缸里被我们所观赏一直到死。我跟周棋洛讲,别找了,我们到阳台上吹风看星星吧。周棋洛问我,薯片小姐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我不回答,想我是不相信我自己。
     周棋洛开始把已经搜过的第一层再掏一遍,头几乎探到柜子里,声音闷闷的,他小声地说,而且外面也没有星星啊,城市里怎么会有星星呢,星星都被我们赶跑啦。
     

     从我的公寓阳台上往外眺望,CBD金碧辉煌的楼宇仿佛永远都不会断电,大屏幕上偶尔会出现周棋洛代言的广告,那个大男孩笑容像太阳像星星,金灿灿得遥不可及。可是他现在正在我的公寓中一方逼仄的黑暗里,被我欺骗与束缚了,爱是多么的可怕,坠入爱之中的人又是多么的可悲。我伸手去触摸他头顶那个柔软的发旋,俯下身去吻他后颈,把脑袋埋在他肩窝里,好像被阳光包围。当我终于环住他的腰时,他停止了无意义的寻找,整个人静止在了那里。许久,他问我,薯片小姐,你到底是想要什么呢?
     我说我不知道,但也许会有一点想死在光芒里。

评论(1)
热度(5)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