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纳博科夫就完全没有那种精神特质在里面,他写文学讲稿讲陀,根本没有提到那些日到我的情节。他完全没有共鸣,不是一个物种,生殖隔离了,陀日不到他,纳只能看见陀和陀读者在神经兮兮地发情。

评论(1)
热度(1)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