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实在写不出来,前一阵子出去玩儿拍的照片混更吧。

前几张澳门,颜色很的很可爱,很韦斯·安德森。
香港给我的感触就没有那么甜美,挺Cyberpunk的。我曾经写过这样一段:

“刚出地铁站的时候看到好多鸽子,灰色脖颈处有孔雀色的、白色的都淋在雨里的树下,街边有不要喂食野鸽的字样。走到维多利亚公园雨已经挺大了,有三个年轻人还在打篮球。远处一幢大楼顶部有巨大红色字牌:耶稣是主。
如果自己的生活过厌了为什么不去过别人的,把别人的疯癫喜乐与漠然都像穿雨衣一样披在身上……有如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的忠诚,这种感觉可以说很真,也可以说是很假。”

最后一张是家里拍的黄昏。

评论
热度(7)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