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白玉无瑕

偶尔的想法,随便说说。


语文讲座结束后和俊卿一起看白玉兰。

我说白玉兰容易让我联想到女人的肉体,“散发出浓郁茉莉花香味的雪白肉块(内里粉红)”。它所代表的美是高浓度的,拒绝意义、排斥意义的,美则美矣没有灵魂。你可以看到它的背后是空无一物,除了美,什么都没有。它脱离了灵魂,完全用物质的美将你打倒,它轻视试图解释它、取代它的其他事物。
我认为真正强有力的美是超脱比喻的。如果一种美丽足够绝对,那么我们就不需要用另一种事物来进一步解释强化它,不需要把意义引向别物,引向远方。当那种美攥取了你,你就不能将意识从它的本体上面移开。

当然白玉兰还不至于那么登峰造极……我高二的时候,教室窗户外就是这样满树白花,我把它比作白蝴蝶,好像一阵风吹来,所有白蝴蝶都飞上天,只剩下黑色的树枝树枝树枝,如梦似幻的荒凉繁华。我这么想的原因可能是我潜意识里想要破坏这种美。毛姆说美是一切事物的终点,我不同意,破坏美才可能是终点,即使不是,那么在美的背后还是有路,而这条路的第一步,就是摧毁它。

评论
热度(6)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