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僕らは生きて征け。




写原创和杂七杂八的日常以及一些关于我CP酱的疯言疯语。

同人堆积处@炎天直下
微博@夜晚啊不要把我变成诗人

風になる。

记一个夜晚。


半春不夏时候的风最宜人。在女厕所敞开的窗子边可以看见苍绿的庭院,风灌进来,暖和得没有温度似的,我就站在那儿,颇有些阴沟里看星空的意味。
晚上有很多人出来散步,我走在廊檐下,听到瓦缝之上有不知是鸟还是虫的鸣叫。薛氏兄弟坐在漱兰池边的长凳上,文文静静又十分粗犷地搭着腿,背影老年中藏着祥和康宁。我走到池另一端,回过身,眼前忽然撕开一片朗朗夜空,月牙一弯朦朦胧胧,陌生的星星将死般的闪……我在这一刻被感动了。我能被米白色的槐花感动,被船帆一般鼓胀起来的肥厚绿叶感动,被一整栋高三楼白惨惨的灯光感动。
无数次我周末返校,坐在车里看见学校园林庭院式的白色楼房,我觉得它是狭的笼,是白骨堆叠的人间,在这里我时常感觉不到自己还是一个人。然而在这一刻,在许多这样的时刻,我又不得不说,它真是美得动人。

三年前的五月,我第一次踏进这个校园参加自招考试,文德楼间的悬空连廊像画框一样把整个校园装在里面,山的背景前是一座塔。我当时就想,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学校……后来我常常看见一双黑天鹅栖在湖心,看见茂密的绿叶在暴雨里像原始森林,在教室的水池里惊恐地发现漆黑的蜈蚣,冬天猫咪钻进教室里蹭着女孩子的腿……我有时候无比厌恶它,夏天池边的草丛会发出腐臭的气味,有人戏称它是“还是那个味道”,每年夏天幽灵一般回来。
我翻自招入学时的语文随笔,发现南菁还是那个南菁,它其实没有变过,只是我在一点一点地变掉。我曾经热爱它的感觉会像冥府的风,时隔许多个日日夜夜重又吹回我的肺腑。我知道我曾热爱它,并且将要永远热爱和怀念它,但起码在此刻,它让我很痛苦……
世界是美丽而残酷的,残酷是美丽的前提,两者不是并列而是因果。正因为它那么美丽,我才会不可抑制地爱与恨着它。

评论(5)
热度(6)
©刃鸣
Powered by LOFTER